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 japan korea,新手必看

苏春儿是不是把我当成了胡汉升的替代品,这一点不得而知,天才晓得,苏春儿心里才最明白。

  一早上班,我俩腿发软,四肢无力,耷拉个膀子,昨夜嗨过头。

  “师傅,您这是咋了,昨晚干啥去了,被人煮了啊?”小诗年纪小,猜出一二。

  “笑什么笑,赶紧该干啥干啥去,没见过煮熟的螃蟹啊,更好吃。

  ”我不敢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

  一夜的缠绵,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恐怕神仙都要羡慕不已,被女人滋润,一时间我来了动力,打起百倍精神投入工作。

  得闲时候,我特意找了家牙所镶了俩大烤瓷金门牙,这广告说得真是不无道理。

  牙好胃口就来,今后吃苏春儿做的饭菜会更香。

  眼看快下班,小诗兴致勃勃地跑来办公室找我,“师傅,你那软骨病好了没,用不用我帮您按按摩。

  ”小诗用那古灵精怪的小眼睛盯着我大腿看。

  我立马收紧腿,紧忙拒绝这‘好意’,“不用了,我都好利索了。

  ”鬼晓得这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

  “小诗,有事吗,快下班了,没事我得赶紧回家,我还有事。

  ”我着急夹着公文包要回去见苏春儿。

  “唉,师傅,别急着走吗,再多陪我一会,我有要事要跟你商谈。

  ”小诗忙用胳膊拦住我的去路,一本正经。

  “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化妆品不够用了,还是看上哪个名牌包包了,要我借钱给你,说吧,多少,师傅我解囊相助。

  ”我毫不犹豫掏出钱包要拿钱给她。

  “不是借钱,而是要借你这个大活人。

  ”听得我一愣一愣的紧忙往回缩,竟然要借我这个人。

  “师傅,难道您忘了,当初您托我出卖色相帮你搞定那胡汉升的广告合同,先前可是口口声声说事成之后会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都行的。

  我不管,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小诗拉着我的西服衣襟摇来晃去撒娇。

  “你不说,我真忙得把这事儿给忘脑后了,对,我说过什么条件都成,请你吃啥好吃的,小馋猫。

  ”我义正言辞(性插故事)。

  “那就好,那我就提条件喽,不是请吃饭这么简单。

  ”小诗骨子里都透着兴奋。

  “条件就是:你当我男朋友。

  ”小诗这话一出,我俩腿发软的毛病又犯了,瘫坐在转椅上转了好几圈,可怜巴巴地抬头望着她。

  “丫头啊,别跟师傅开这种国际玩笑,看给你师傅吓成啥样了。

  ”小诗噘着小嘴,倔强地凑过来。

  “我就是喜欢你,师傅,从我刚到这公司来,我就开始注意你,你和其他上司不一样,你英俊洒脱,干练细心,你是我要的职男暖男类型。

  ”“丫头,我一直把你当徒弟,当好同事,好助手,当小妹妹看待,别再闹了,好不好?”我眉头紧锁,无奈板起脸来。

  小诗有些失落,她随即来了个鬼主意:“你要是不答应当我男朋友,否则我把就你和瀚森广告公司合同的事抖搂出来。

  ”小诗拍着桌角威胁。

  我错愕,这可如何是好,甩不掉这暗恋狂了。

  “唉,真是拿你这丫头没办法。

  ”还以为小诗就是胡闹一阵玩玩假扮男女朋友的游戏,新鲜一段时间她也就放过我了,我就随口答应了下来,为此小诗兴奋好一阵。

  小诗歪个小脑袋,灵机一动。

  “既然是谈恋爱,那就先从吃饭、看电影开始吧,明天晚上我约你去吃饭看电影如何?不要迟到哦。

  ”既然承诺人家了,不能说话不算数,我只好硬着头皮硬撑下去。

  当晚到家,苏春儿迎上来帮我换鞋,“韩哥,今天公司遇到什么趣事没有?”我思虑了半天。

  “哦,有的,公司一个小丫头要跟我合作个游戏,我觉得挺逗的,就陪她玩玩。

  还有明天我会晚回来一会儿,有应酬。

  ”我边换鞋边若无其事地回应苏春儿。

  “小同事都爱玩,我公司的那几个姑娘也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

  ”苏春儿笑笑,便去准备晚饭。

  是什么游戏我没敢跟苏春儿说明,我怕她多想,我又怕出误会。

  第二天下班。

  小诗早早在停车场门口等我,见我下来兴冲冲上来搂我的胳膊,“师傅,不,韩哥,今天约会第一天,咱们吃什么好呢?”我脑袋上一个大叹号,约会?谁答应她约会了,我只是答谢罢了,“这样,你说了算,我请你。

  ”我会生一笑。

  “那就吃顿火锅吧,这天吃着热乎,心里也暖和。

  ”小诗手部的力道加紧几分。

  吃完饭。

  小诗硬拉着我去了附近电影院,其实我那时只想早早回家,怕苏春儿在家等我,我也不知道苏春儿会不会等我,还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放映间里,小诗拿着纸巾哭得稀里哗啦,爆米花洒一地,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哭得跟个小野猫似的,这是被电影感动了,我很是无奈,联想到苏春儿等急了会不会也为我掉眼泪。

  “女人啊,泪腺就是浅,这样的泡沫电影也能哭个泪人似的,哥服了你了。

  ”我递给小诗一片纸巾逗她。

  “你个粗枝大男人,懂什么,电影里叫真爱,我这是有感而发,难道你们大男人没有为什么事情流过眼泪?”小诗这一句,问得我百感焦急。

  我只为一个女人伤感过,那就是苏春儿。

  翌日晚上。

  我又没抵制住小诗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下班后陪她去二十四小时商业街逛逛,最后小诗买了一大堆衣服鞋子,这还不算完,又买了一大堆零食。

  我真是服了小诗,还跟个孩子似的长不大,平时吃这么多,也没见她胸上的飞机场挺起来。

  大包小包的替小诗拎着新买的物品,我上下大喘气。

  “小诗,买这么多东西,这回该满意了吧,我帮你把东西送回家吧,我就回去了,我家里还有事。

  ”我心里始终惦记着苏春儿,她一定在等我吃饭。

  等我刚把东西送回小诗家楼上要走,小诗又说肚子饿得咕噜叫没法睡觉,非要吵着要我陪她去吃东西:“不嘛,不嘛,韩哥,你再陪我吃夜宵去。

  ”今天我真是有点疲乏,被小诗这么一折磨脑血栓都快犯了,最后实在没辙也拉不下脸皮,只好答应。

  小诗边夹牛排边往我碟里送,娇媚地问我:“韩哥,我可爱不?”“可爱,为什么这么问呢?”我边叉牛排边无意识地回应。

  “韩哥,你喜欢我吗?”这个问题问的我措手不及,叉子上的牛排都紧张地差点掉落,我犹豫片刻。

  “喜欢啊,可爱的女人,男人都会喜欢的,不过我这种喜欢只是对妹妹的那种喜欢之情,你别高兴的太早。

  ”我极力解释,表明我的意思。

  小诗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喜欢就是喜欢,还狡辩。

  ”“你看这食物都怕你了,我能不怕你么,快吃吧,我真该回家了。

  ”我根本没心思吃什么夜宵,心里只惦记着回家,苏春儿是不是早就准备好饭菜等着我了,我电话没电了,也打不成电话告诉苏春儿一声吃饭不用等我,又不能借小诗的电话,我怕小诗口无遮拦再穿帮惹出麻烦。

  小诗一门心思地给我倒酒,想把我灌醉,她却只喝橙汁,我推脱不来,一杯又一杯。

  视野渐渐迷糊起来,吃完饭,我晃晃悠悠被小诗扶上了车,小诗没喝酒,她开车。

  小诗拍怕我的肩膀,提高了亮嗓,温柔地问:“韩哥,你家在哪儿,我开车送你回家。

  ”我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她的,最后,小诗真把车开到我住的公寓小区楼下。

  小诗使劲摇晃我的脑袋,“韩哥,咱到家了,你醒醒,醒醒啊……”见我这副模样,小诗按住我的下巴,凑到我的唇上就是一顿乱亲,我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苏春儿亲我,鬼迷心窍迎合上去。

  这一亲不要紧,被下来等我的苏春儿撞个正着,苏春儿见我一直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焦急地到楼下等,却看见我不想让她看见的这一幕。

  二话不说,苏春儿快步上去打开车门。

  “给我出来!韩潇,她是谁?”我迷糊得已经不醒人世,半睁着眼,耷拉个脑袋,“春儿,是你啊。

  ”小诗回过头去一愣,不是好气地质问:“你谁啊你,坏我好事?”“我是韩潇的老婆,你又是谁,竟敢勾引我老公!”苏春儿也不相让。

  小诗这下更傻眼了,“老婆?韩哥啥时都出个老婆,我公司都知道韩哥是单身,你从哪冒出来的狐狸精?我是韩潇的女朋友,怎么着?”“你才狐狸精呢,反正我是韩潇的老婆!”苏春儿一点不逊色。

  说罢。

  苏春儿要拉我的胳膊带我回家,小诗硬抢不成,只好作罢。

  等回到家中,一关门,苏春儿把我推到沙发上,气冲冲地在旁生闷气,随手拿了杯水泼到我脸上,当时我就清醒了。

  “春儿,我怎么到家了?”我盯着苏春儿那胸前深邃的沟渠。

  苏春儿双臂交叉提高嗓音:“你还有脸回来,那狐狸精是谁?是不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狐狸精?哪个狐狸精?”我左思右想,恍然大悟。

  我才回忆起先前发生的事情,小诗刚刚强吻我,被苏春儿发现。

  当务之急,是跟苏春儿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春儿怒气未消,甩开了我的手。

  “春儿,你这是在吃醋么?”其实我看苏春儿这副气样,心里倒是特别开心,这代表苏春儿还是在意我和其他女人近乎的。

  “我没有。

  ”苏春儿还在强言狡辩,把脸转过去背对着我想掩饰她的心虚。

  我头晕的厉害,瘫倒在沙发上,苏春儿忙去扶我的脑袋,我就知道她是关心我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在楼下焦急地等我。

  “你跟我说明白,那狐狸精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苏春儿眼神中明显带有怨气。

  我回了个苏春儿期待的答案:“不是,她是我的徒弟,我始终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可她说喜欢我。

  春儿,你别多心,今天只是喝多了而已,其实我的心里一直装的都是你,你知道么,我爱你!”苏春儿的眼睛湿润,掰着我的下巴,嘴唇就上来了,她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我知道。

  ”我的心也瞬间融化。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嗨,那又能有多少钱,一天能赚个百十来块吧,老公跟你一样就知道打牌,平时都是我在管理,累死我了又没有多少钱,我都不想干了。

  ”“我去,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收入了,一天算一百,一月就三千,一年三万多呢。

  ”“怎么可能,就那么几个月卖鱼,又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的卖。

  ”“我也想把我们家的鱼塘给整理一下养写鱼,不知道这养鱼有什么讲究的,刚好你今天来了,要不你就教教我。

  ”牡丹是个好面子的人,听到江涛拍她马屁,顿时得意的吹嘘起来。

  “嗨,这有什么难的,你今年吧水放干之后消毒,然后等明天你买一批鱼苗回来不就可以了吗,没什么窍门,就这么简单。

  ”说完,朝着房间玻璃透射的灯光继续说道:“江涛,你家红梅在房间干嘛呢,一个人开着灯干嘛。

  ”“没,没干嘛,她,她已经睡觉了,我刚出来透口气,忘记,忘记关灯了。

  ”江涛赶紧狡辩。

  可吞吞吐吐的话让牡丹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心中暗自偷笑:嘿嘿,估计是自己不行,红梅受不了自己在房间拿着黄瓜自己捅起来了吧。

  之前她们女人在一起八卦,这黄瓜都成了她们的最亲密的伙伴。

  眼珠子转悠了几圈,笑着说道:“江涛,要不你去把红梅叫出来吧,我有点私事想跟她说说。

  ”江涛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在这等着,别乱动,我去房间把红梅叫起来你们在外面谈。

  ”说完就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可哪想到牡丹见他一转身,趁着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户边。

  看到房间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可哪想到牡丹见他一转身,趁着他不注意,快步跑到窗户边。

  看到房间里面床上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牡丹顿时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江涛赶紧冲过去捂住她的嘴巴,接着将她拉到一边。

  “呜呜!”牡丹挣扎着推开江涛的手,轻声骂道:“江涛,你还是不是男人,看着别的男人在自己床上搞自己的老婆,不但不进去把人打出来,还捂着老娘的鼻子嘴巴,老娘差点被你憋死。

  ”“你懂个毛啊,老子是在借种,要不是为了给我江家传宗接代,王八蛋才让别人搞自己的老婆呢。

  ”江涛很是不爽的咬着牙齿,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都快十分钟了还没有下马,现在好了,被牡丹看到,老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封她的嘴。

  牡丹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我滴个乖乖,里面那男人是谁啊,不会是你从外面请来的吧。

  ”刚才的时候牡丹只看到里面小宝的后背,并没有看到小宝的脸,还以为是江涛从外面村子请来借种的男人呢。

  “什么外面的男人,里面那人是小宝。

  ”话音刚落江涛又后悔了,丫的,早知道牡丹没有看清楚,老子就不应该说是小宝的啊,随便说一个外面的人不就得了吗?“啊!”牡丹震惊的差点尖叫了出来,让得江涛再次捂住她的嘴巴,轻声喝道:“别乱叫,把村里人引过来了,老子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推开江涛的手,牡丹有些兴奋的问道:“你刚才说你们的人是小宝?”“除了他还能是谁。

  ”“这么说小宝那只大鸟能够硬起来?”“那当然了,要是硬不起来,我能让他在老子的床上搞自己的老婆吗,要是不能硬,他敢碰我娘们一指头,我剁了他第三条腿。

  ”牡丹开心的差点跳了起来,满脸欢喜的说道:“我滴个亲娘啊,你怎么不早说啊,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老娘也让他搞,他想怎么搞就这么搞,老娘天天晚上伺候他。

  ”“嘿嘿,牡丹,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想男人想疯了吧。

  ”江涛不好气的朝天狠狠的瞪了一眼。

  牡丹无奈的耸了下肩膀说道:“江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公跟你一样,都是硬不起来的货,到现在我们都还没孩子呢,如今小宝能硬起来这可是我们村的福气,我的去找小宝好好搞几炮,搞到天亮都行。

  ”说完就要朝着房间走去找小宝搞几炮。

  江涛赶紧伸手把她拦住。

  “哟呵,江涛你啥意思,合着只能让你老婆跟小宝干炮是吗?”牡丹顿时不爽了起来。

  江涛傲气的说道:“牡丹,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就算是想跟小宝搞,也等小宝出来了再说,你现在进去两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你不害羞吗?”“害羞个屁啊,大家都是女人,一起搞一个男人不更刺激吗?你别拦着,我现在就进去,跟红梅一起好好伺候伺候小宝,嘿嘿!”说着就要再次进去。

  江涛再次伸手把她拦住。

  “哟呵,江涛,看样子你是不让我进去了是吗,好啊,我现在就大声叫喊把全村的人都叫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牡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跟小宝干炮,接连几次被江涛阻拦让她忍不住的威胁了起来。

  江涛没有惊慌,反而很冷静的说道:“嘿嘿,牡丹,小宝可是我们村唯一能够硬起来的男人,你巴不得每天晚上找他干炮呢。

  你要把全村的人叫过来,小宝肯定会被轰出村子,到时候你找谁干炮配种去。

  ”“我”牡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下文,毕竟江涛说的话很在理,如果真的让全村的人知道小宝在江涛家里搞红梅,恐怕小宝就算不死,也会被村里的人赶出村子。

  到时候想要找小宝借种,那不就没戏了吗?良久,她才说(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道:“那行,我就在这里等,等小宝出来之后我把小宝带我家去搞,到时候更方便,搞到天亮都行。

  ”“你就不怕你老公吃醋吗?”“吃个屁的醋,这不用钱就能借种的事情,他巴不得呢,而且小宝人长得帅气,又有这么高,绝对是一个好种,这样免费的好种,我去哪里找。

  ”闻言,江涛眼珠子转悠了几圈,心中升起一个赚钱的伎俩,随即奸笑道:“牡丹,不是我说你,这天下哪里会有免费的午餐啊。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跟小宝借种还要出钱吗?”牡丹猛然一怔。

  “那当然了,你以为不要钱就能跟小宝睡觉,就能让小宝跟你干炮吗?得了吧你,人家在床上得用力,不仅要消耗体力还要消耗精力,俗话说的好,一滴精子十滴血,这血多贵啊,你自己算算,一滴血多少钱就知道搞一炮要多少钱了。

  ”“不会吧!”牡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丫的,你们男人去城里搞鸡都是男人出钱,我可没听说过,女人主动送上门给男人搞,还要自己掏钱的。

  ”“嗨,你这就是没见过世面了吧,这世道有鸡就有鸭,大城市里面男人做鸭的多了去了,好多富婆都找鸭子搞,不一样的出钱吗,而且价格比做鸡的价格还要贵呢。

  更何况你这是在借种,人家卖精子都能卖钱呢。

  ”“你他娘别提卖精子的事情,上次要不是你们出去卖精子,我们村能变成这样吗,我老公能变成废物吗。

  ”牡丹顿时一阵不爽了起来,但很快她有冷静的问道:“那你说,找小宝借种的多少钱,你们是怎么算钱的。

  ”“不多,两千块。

  ”“什么,两千块都还不多。

  江涛,你可真大方啊,自己老婆送人家搞了还倒贴两千块。

  ”“嗨,这不都是为了借种吗,两千块包干,又不是两千块干一炮,这价格不错了。

  当然,你可以不找小宝,这样的话,小宝就能天天跟红梅干炮,更容易怀上。

  ”“丫的,这样算起来还真的不算贵,可一下子要我出两千块,我一个人还是做不了主。

  ”牡丹捎了捎后脑继续说道:“这样,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来找小宝。

  反正小宝是我们村的人,跑不了。

  ”牡丹捎了捎后脑继续说道:“这样,我先回家跟我老公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再来找小宝。

  反正小宝是我们村的人,跑不了。

  ”望着牡丹离开的背影,江涛开心的差点没有跳起来。

  丫的,老子马上就要发天财了。

  配一个种就是两千块,配十个种就是两万块,村子里这么多女人需要配种,如果全部配完,嘿嘿,还不得几十万上百万啊。

  这钱当然就是老子的了,至于小宝那里,嘿嘿,老子给他两百一个就很给面子了。

  再说了,他要不干,老子就告他强.奸我老婆,看他干不干。

  想到这里,江涛脸上充满了奸笑,坐在凳子上面抽着烟,一边还悠悠的哼着小曲相当的得意,盘算着下一个配种的目标是谁房间里面却已经是搞的风生水起。

  小宝依旧还在疯狂的抱着陶红梅来回运动。

  “小宝加油,在用点力气,啊,爽死了,太爽了,我都第二次高潮了。

  ”陶红梅不停的扭动着娇躯,双腿紧紧的夹住小宝的后背,生怕小宝逃走。

  小宝也是很努力的来回攻击,兴奋的享受着每次攻击带给自己的快乐。

  良久,小宝张大了嘴巴,呼吸急促。

  “不行了,要射了,要啊!”小宝突然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一声痛苦的惨叫。

  刚刚要射的时候,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那硬邦邦的东西瞬间变成柔软的蚯蚓一样,还伴随着一阵阵绞痛。

  “该死的,你,你的洞有毒,完了完了,我的宝贝完蛋了。

  ”陶红梅正要准备享受小宝的喷射,却也觉得小宝的那个玩意突然间的溜出了密道。

  顿感不妙的她赶紧推开小宝的身体,低头去给小宝检查,定睛一看也是顿时傻眼了。

  只见小宝刚才还硬邦邦的大鸟已经变成了柔软无力的小布点。

  “怎么回事啊?刚才好好好的怎么还没有射就软了啊?”陶红梅焦急的问道,小手摸着那柔软的小鸟,想要刺激一下让小鸟,却没有半点反应。

  “疼,很疼,你的洞到底是个什么洞,我搞我嫂子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搞了你就变成这样了啊,肯定是你的洞有问题,完了完了,我还靠他传宗接代的啊,这下完蛋蛋了。

  ”小宝满脸沮丧,眼泪都流了出来。

  “啊,我,我的洞没事啊,我除了用黄瓜之外也没有往里面塞什么东西啊,而且我也没有跟别的男人搞过,除了江涛之外,你可是我第二个男人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小宝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你可是全村唯一能够硬起来的男人,我还盼望着跟你配种的呢,你,你要是不行了,这可咋整啊。

  ”陶红梅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四周瞄了几眼,接着说道:“要不,要不我用嘴帮你试试。

  ”说完,没等小宝回答,张开小嘴将小宝那柔软的玩意包裹在嘴中,用力用嘴吸允,来回的掏弄。

  可不管她怎么用力吸允,怎么用力的摩擦,那柔软的玩意就是硬不起来,用手不停的试了好多次,用嘴试了好多次都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完了完了,还是硬不起来,我怎么回去跟我嫂子交代,我怎么回去跟我老娘交代,我怎么给我们王家传宗接代,我呜呜”小宝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想到村子里的那些没有硬起来的男人们,小宝越想越伤心。

  甚至还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和红梅搞了之后会变成这样,打死他都不搞红梅。

  可事到如今,后悔药也没有得卖啊。

  满脸无奈的他只能坐在床上不停的掉眼泪,不停的抽泣。

  陶红梅也忍不住的抽泣道:“对不起小宝,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如果真是我的洞有问题,我要是知道会让你变成这样,打死我也不会这样害你啊!不行,我在用嘴试试,一定能硬起来的,一定能的。

  ”擦了一把泪水,陶红梅一边哭泣一边用嘴包裹着小宝的那个玩意,不停的在嘴里用舌头来回的打转,将自己曾经用过的技术全部发挥了出来。

  但不管她怎么用嘴唇还是用舌头,还是用手,那玩意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反应。

  最后陶红梅无奈的放弃,抱着小宝痛哭了起来。

  哭泣的声音隐隐传到外面江涛的耳中,让他顿觉不妙。

  快步冲进房间,看到他们哭成这幅模样,不由的怒喝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就是搞一炮吗,至于哭成这样吗?”“江涛,小宝他,他”陶红梅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下文。

  “他怎么了,他射了没有,有没有射在你洞里面,把腿张开,让我检查检查。

  ”江涛说着就要上去检查陶红梅的密道。

  陶红梅这才哭说道:“小宝他硬不起来了。

  ”“什么,硬不起来了。

  ”江涛先是一愣,转而搬开陶红梅的大腿啊,“丫的,硬不起来关我屁事,我只问他刚才有没有射出来,快点给我把洞翻开,让我看看。

  ”陶红梅无奈的说道:“人家都硬不起来了还怎么射,根本就射不出来了啊,你是男人,这点道理都不懂吗,还检查,检查个屁啊。

  ”“什么!”江涛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望着小宝一阵呆滞,转而双眼冒着怒火,狠狠的咬着牙齿,指着小宝的鼻子咆哮道:“王八蛋,老子的老婆都让你搞了这么久,你竟然没射,我去你马蛋的,老子打死你个废物。

  ”骂完,跳到床上,对着小宝一阵拳打脚踢,打的小宝嗷嗷直叫。

  陶红梅看不下去,赶紧拉着江涛的手,哀求道:“江涛你就别打了,打死了人,我们还找谁去借种啊。

  ”“他都没用了还留着他有什么用,不如让让老子打死算了。

  ”“我求你先别激动,或许,或许还有办法想呢,你知道的,我们村就他这么一个能够硬起来,说不定休息几天调养几下又能硬起来呢,你要是真把他给打死了,不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吗?”闻言,江涛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指着小宝的鼻子怒喝:“王八蛋,赶紧回去把身体好好的给老子调养好,过几天要是看到你还是硬不起来,老子特么弄死你算了,滚,给老子滚蛋。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360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275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2237.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50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727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200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134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e.aspx?3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