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老師 自慰,新手必看

在他努力吸吮下,徐美凤手臂上的额毒血已经被他给吸了出来,徐美凤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看到她脸色恢复了一些,林晓东连忙抱着她朝窝棚走去。

    刚才那条蜘蛛是这大山深处有名的蜘蛛黑寡妇,这蜘蛛的毒性猛烈,要是救治不及时,中毒者的小命就没了。

    林晓东抱着徐美凤朝前刚走几步,顿时身体发软,半跪在地。

    这时候就觉得浑身无力,头脑开始产生昏眩,舌头麻木没有了任何感觉。

    “糟糕,一定刚才为她吸毒的时候中毒了。

  ”感觉到身体中的异样,林晓东知道自己也中毒了。

    虽然脑袋强烈的昏眩感觉,让林晓东每走一步都异常困难。

    可是因为他怀里的徐美凤,却是让林晓东坚持下来,最后把徐美凤送到窝棚的位置,然后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际,就发现耳边有人在哭泣。

    “呜呜!林老师,都是我害了你啊!”睁开眼睛之后,林晓东才发现在自己身边哭泣的女人,居然是他英雄救美的女人,徐美凤。

    这时候,林晓东才看清楚窝棚里的情况。

    只见徐美凤穿着林晓东宽大的衬衣,湿哒哒的头发披散肩头,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半跪在在地,守在他身边不停的抽泣着。

    后续是因为刚才发生的情况太过危机了,所以徐美凤数忘记穿里裤了,一览无遗被林晓东看了个通透……  “咳咳咳!我,我没事。

  ”林晓东看到这里,心里一阵尴尬,他真不是故意偷瞄的。

    为了打破心里的尴尬,林晓东假装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嘴里有气无力道:“徐大姐我没事,你别哭了。

  ”  “林老师,你真的醒了,太好了。

  ”看见林晓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徐美凤眼里满是惊喜感激。

    当她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赤裸昏迷躺在林晓东的怀里,这尴尬的场面让徐美凤顿时一脸通红。

  不过很快明白过来,是林晓东救了她的命。

    “徐大姐,我没事,你不要哭了。

  ”在学校根本没有女人缘的他,来到这龙家村接连和两个女人发生了身子接触,真是想也想不到啊!  “林老师,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徐美凤扶着林晓东的手臂就想回村找人帮忙,有意无意间,就将他的手臂贴在了自己充满弹性的纤腰上。

    林晓东身子微微一颤靠在墙边,抽开手道:“徐大姐,不,不要紧张,我,咳咳!”话还没说完,他却是一阵猛咳,乌红的血顺着林晓东的嘴角就流了出来。

    望着林晓东吐血的摸样,徐美凤顿时回过神来,林晓东现在身体十分虚弱,根本不可能走那么长的山路。

    “林老师,都是我害了你啊!!”徐美凤一脸泪水,软绵的地方伏在他的胸膛前随着她的哭泣而不停起伏。

    “徐大姐,你,你不要哭了,这窝棚里有解毒的药。

  ”看见徐美凤哭泣的摸样,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他刚刚腾起的那一点火苗。

    在林晓东的印象里,徐美凤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人。

    “有解药?”徐美凤听见他的话,绝望的眼里燃起了希望。

    在林晓东的指引下,她在窝棚的角落里找到一个药瓶,这是王大龙送给林晓东的解毒药粉。

    因为大山里毒蛇毒虫很多,所以他就把这解毒药粉送给林晓东,让他以防万一。

    可是找到药,徐美凤却是一脸的为难,因为林晓东是为她吸毒,黑寡妇的毒素已经侵入五脏六腑,而这解毒药粉是作用用于外伤的。

    “啊!”林晓东拿着解毒药,在看徐美凤迟疑的表情,却是明白过来。

    他,或许要死了。

    “林老师,我……”徐美凤语气哽咽,没想到最后还是晚了一步,就算有解药,也救不了他。

    林晓东语气平静,嘴里笑道:“人生就是那么回事,每个人早晚都会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不可能改变的结果。

  ”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笑着面对呢!”  徐美凤面上一怔,眼睛的泪水,她没想到当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平静,这样的男人真是世间少有。

    “林老师,你放心,要是你真有个万一,大姐陪你一起下去。

  ”徐美凤咬咬牙,一抹眼角的泪水,蹲在在了林晓东面前,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在他的眼前。

    “徐大姐,你这是何苦呢!再说你还有小虎要照顾呢!”林晓东没想到徐美凤居然会这么说,他一边劝着,一边赶紧移开了目光。

  他现在已经是个要死的人了,心里哪还能再有半点别的想法?  “咕噜!”  林晓东无力躺在地上,咽了一口吐沫。

  经过早上的大战,和刚才救人的经历,林晓东早就筋疲力尽了!  “徐,徐大姐,你有吃的吗?”既然都要死了,林晓东不想饿着肚子死去。

    “吃的?”徐美凤听见林晓东的话,不知何故有了点想笑的感觉。

    可再想林晓东的遭遇,面容上却是愁容惨淡,叹息道:“林老师你等我一会,我去找找!”  现在林晓东只觉得手脚冰冷,身体就像打了摆子似的,抖动不停。

    其实刚才那番话不过是林晓东的借口而已,身体传递出来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林老师您怎么了?是不是冷得厉害?”没找到吃得的徐美凤带着哭腔,六神无主地将他紧紧抱入怀里,仿佛想要用这种办法让林晓东暖和一些。

    两具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林晓东是村里唯一的教师,也是村子未来的希望。

  为了救他的命,徐美凤什么也顾不上了!  林晓东的胸膛紧和她紧紧贴在一起,徐美凤两条修长的白腿也垫在他的身下,林晓东掌心里传来细滑温热的触感。

    他动了动身子,不知碰到了哪里,徐美凤发出一声娇弱的吟叹。

    可惜林晓东什么也看不见了,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妈的,我林晓东这辈子真他娘的窝囊,女朋友被人抢了,也没让爸妈过上好日子,真是垃圾啊!碌碌无为地活了二十多年!”  “咦,这是什么情况?”正当林晓抱怨老天的不公之际,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直射林晓东眉心之中。

    强大乳白光芒顿时涌入他的体内,身体突然膨胀的痛楚让林晓东惨叫一声,顿时昏死在徐美凤的怀里,失去了知觉。

    三天之后,县医院的急救中心。

    “我不是死了吗?”他不是在窝棚中昏迷过去了吗?怎么现在会躺在医院呢!  在他病床边,趴着一道靓丽的倩影,那熟悉的背影让林晓东忍不住面上一呆,竟然是她?  “唐姐,你怎么来了!”趴在床上床边的人居然是唐宛如,这让林晓东有些意外。

    虽然那天两人有过肌肤之亲,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唐宛如……  “晓东,你醒,真是太好了,老王,晓东醒了。

  ”看见林晓东醒过来,双眼通红的唐宛如神情激动,语气哽咽朝病房外喊道。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见林晓东脸色乌黑被人背进村子的时候,唐宛如差点瘫坐在地,仿佛天快要坍下来了一般。

    听说林晓东苏醒之后,在病房外休息的乡亲们纷纷闯进病房中,关心问候林晓东起来。

    他这时候才知道是徐美凤背着他走了十几里山路,找到村里的人把他送到医院的。

    听到这里,林晓东面上一愣,没想到是徐美凤救了自己!  众人聊了一会天,正好一个巡房的医走进来,给林晓东检查者身体。

    看见医生给林晓东检查,众人都忍不住屏气凝神,生怕出声耽误了医生给林晓东查看病情。

    “奇怪!”哪知那医生检查了半天,眉头却紧皱不已,这让旁边的众人面面相觑,难道林晓东身体还有什么问题?  “医生,怎么了?”坐在床上的唐宛如看见医生的表情如此凝重,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医生反应很奇怪道:“按理说,他中了黑寡妇的毒液,身体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只是昏迷了两三天,身体就全好了?”  “全好了?太好了。

  ”唐宛如听说林晓东没事,神情有些激动。

    “没事就行了,你还希望我们林老师有病啊!”看见这医生如此说话,老支书气的胡子一抖,嘴里怒道。

    这医生被老支书一顿臭骂,顿时不敢吭声,只得嘱咐林晓东再留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去了。

    “就算你为了救人,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啊!”当众人都离开之后,唐宛如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痛楚,埋怨起林晓东来,“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我?”  “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嘛!要是换了是你,我也会二话不说,立马冲上前去救你的。

  ”面对唐宛如吃醋的表情,林晓东忍不住嘿嘿一笑,开口调戏她道。

    唐宛如听见这话,忍不住脸颊微红了一下,“(秦桧儿子怎么死的)你到都到这种地步了,说话还没轻没重的。

  ”  而林晓东听见她埋怨的话语,面上只是嘿嘿一笑,并不搭话。

    唐宛如说完这话之后,却是拿着林晓东换下的衣服去洗漱间帮他洗衣服起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林晓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唏嘘不已。

    “道印法决,引!”看见病房中没人,林晓东右手掌心一摊,对着眉心默念几句口诀。

    只见淡淡的金光下,在窝棚中飞射进入他眉心的纯白色美玉,散发着阵阵荧光落在他掌心之中。

    这块美玉是道家无上秘宝,本源道经。

    这三天来,美玉上的金色光芒不断修复林晓东受伤的内脏,清除体内的蜘蛛毒素。

    望着手里白玉,林晓东忍不住惆怅起来,谁会想到自己这次大难不死之后,还有如此让人意想不到的奇遇呢!  根据储存在他脑中本源道经上面的序言,这本源道经是道家一位高人根据天上飞禽走兽生活习性,以及人的生老病死所研究出来的东西。

    其实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激发人体潜能,让人体隐藏的潜能彻底释放出来,这样就不会被外界的病毒入侵,损害身体。

    “这本源道经真厉害,没想到才三天就把体内的蛇毒的给清除了。

  ”林晓东紧握着手中的美玉,双目微闭。

    要是有道家的人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大声惊呼,林晓东的这种状态根本就是道家所说的内视。

    林晓东感觉整个人变得非同凡响起来,身体的各种器官仿佛装上了永不停歇的马达,感知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连窗外两个路人闲聊的话语,林晓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现在是超人了?”感受着身体中力量的不断增强,林晓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块玉佩是林晓东从小就佩戴在身上的,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家祖传的玉佩,居然有如此奇效。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觉呢!  后来林晓东也想明白了,他身上的玉佩之所以被激活,成为本源道经,是因为他中毒之后,流出来的血渍打湿了玉佩,彻底把它给激活了。

  

因为赵大头没控制住力道的缘故,一下崩裂了开来。

  “谁?啊!是…是大头吗?”王雪一下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

  只见窗外的赵大头正面露痴相,面露难色的着看着她。

  赵大头皱着眉头说道:“嫂子…大头好难受……”王雪心想,刚才自己做那事的时候,这个傻小叔子肯定一直在窗外偷看。

  没想到原来小叔子也会想女人了!想到这,王雪心里突然拿定了主意。

  反正小叔子傻傻的,就是和他做点啥,也不会被人知道。

  “大头,你……你进来吧!”王雪将卧室里的门打开了。

  赵大头早就站在了门口等着,一见王雪开门,立马窜了进去一把抱住王雪的身子。

  “嫂子,大头好难受……难受死了,大头是不是病了……”赵大头把头埋在王雪怀里,不断的扭动着脖子。

  好香啊!一股来自王雪身上独特的体香和奶香味,让赵大头越来越兴奋。

  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啊……大头,慢点…嘤嗯……你哪里难受,嫂子帮你看看……”王雪心里拿定了主意,此时也顺从着赵大头的意愿。

  说完,她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赵大头的裤裆。

  “这里!嫂子你看,是不是肿了?它都好长时间了!”赵大头一把将裤衩脱了下去。

  “哎呀!都肿好大了……”王雪的目光也紧紧盯着赵大头,俏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说着,她的手不由自主伸向了赵大头的下半身。

  “哦!嫂子……”赵大头被王雪弄得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王雪的小手有点冷,又软乎乎的。

  赵大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天顶盖。

  好大!好吓人!而此刻,王雪也被震住了。

  “这么大,真要弄进去的话……自己会受得了吗?”可马上又回过神来,脸红心跳的轻啐了一声。

  自己这是越来越放开了吗,怎么会想那么多?“嫂子……快!大头好舒服……快!”在王雪愣神的时候,赵大头双手紧紧抱住王雪的腰。

  只见赵大头前后摇动着身子,一脸兴奋。

  “舒服了吗?大头……有没有想要尿尿的感觉?”王雪也越来越动情,动的更激烈了。

  可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赵大头还是没有出来。

  这下,王雪也呆住了!这么大,还这么持久……想到这,王雪忍不住夹了夹双腿,感觉内心的欲望正在一点点的燃烧。

  “呃……大头不想尿尿!嫂子,大头是不是生病了,怎么都不消肿了……”赵大头低头看到王雪两只手也不动了,心里有点失落,又有点期待。

  (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大头……这样不行,嫂子另外想个办法给你消肿……”王雪咬着嘴,盯着赵大头的东西看了好半天才说道。

  赵大头抱着王雪,不断的用身子蹭着王雪的大腿,语气焦急的说道:“用什么办法?嫂子,你快帮帮大头吧!”“嗯嘤…大头…嫂子用嘴……你别动,嫂子帮你……”说着,王雪慢慢蹲了下去。

  然后在赵大头愣神的功夫,王雪小嘴一张,朝赵大头的东西凑了过去。

  “哦!好…好舒服哇!”赵大头忍不住发出一句舒爽的叫声。

  他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那么好看温柔的嫂子,竟然会用嘴巴……这一刻,赵大头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舒爽到了极点。

  “唔……大头…要尿尿了吗?”

男人要注意了,以下五大征兆暗示女人必定要出轨。

  然而,学会鉴别的方法虽然重要,但是学会让自己的妻子爱自己一辈子的方法更重要。

  两人的关系当一个女人出轨后,那么夫妻之间,发生的矛盾会日渐增多。

  当然这样的矛盾,大多数都是女人引起的。

  她们开始对自己的丈夫不满,会抱怨,会拿一些小问题,来和丈夫发生争执,少数出轨的女人,也会因此小矛盾,小摩擦,像丈夫提出离婚的开牌。

  因为她们已经出轨了,所以就不会在乎丈夫心中的疼,也会忘记了曾今和丈夫的海誓山盟。

   女人的眼泪当一个女人没出轨前,若是一个丈夫,常和妻子有冲突,大部分女人会用眼泪来发泄的,来让自己的丈夫哄着她的。

  如果女人出轨后,若是和丈夫发生矛盾了,女人就不容易掉眼泪了,而相对是不理睬丈夫。

  巴不得两人都没关系。

  出轨的女人,再也不会因为丈夫的指责而这么容易掉眼泪。

  因为在她(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们心中,已有新欢了,心中再也没有自己的丈夫了,而想的却是其他男人。

   女人的打扮当一个女人出轨后,对于沉浸在爱情刚开始的浪漫中,女人一般会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

  也就是说,出轨时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她们很注意自己的造型,会把自己装扮得比平时更加妩媚,更加漂亮。

  会开始买新衣服,会给自己抹上芳馨的香水。

  如果当自己的老婆,对于她们的装着发生如此开天辟地的大变化后,那么丈夫就应该注意了,这算是女人们出轨后,一个比较常见的真实现象。

   女人的话题出轨后的女人,似乎和丈夫渐渐开始保持距离了,再也不会象刚恋爱时,那么浪漫,和丈夫有那么多甜言蜜语了。

  所以有些男人对于女人的变化,却感觉到莫名其妙。

  例如她最近怎么不在乎我了?她最近怎么不爱理我了?她最近怎么不爱和我聊天了?这些都是女人出轨后真实的变化。

  当一个女人爱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在家中,或者现实生活中,对自己爱的男人是很婆婆妈妈的,当这个女人,不再对自己的男人婆婆妈妈,当这个女人不再对自己的男人经常叨咕的时候,那么这样的女人,绝对可以证明了她已经不爱他了,或者已经出轨爱上别人了。

   女人的需求女人出轨后,绝对不会主动和丈夫发生性关系的。

  当然,丈夫也绝对查不出来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异常的举动。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

  男人出轨,在家中,很难得和自己的妻子再有那个性趣。

  而女人却不同,即使女人出轨后,丈夫还提出同房,大多数女人为了掩饰,一般是不会拒绝丈夫的性要求的。

  当然,也会有一部分女人拒绝,那都是少数。

  当一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女人,在同房时,不再那么热情,不再那么浪漫,或者装模做样的时候,男人们一定要细心观察了,这也是鉴别自己的女人如何出轨的最好办法。

  

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

  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只见老刘如有一条巨龙昂起,昂首挺胸,别提有多吸引人了!就是良家妇女看到也要含羞的多看两眼,更别提香香这种开放、而且没怎么读书的女孩子。

  “教练,你这是天生的?”香香好奇地戳了一下老刘的昂扬,这一下更不得了了,老刘的昂扬抖了两抖,更加大了几分。

  老刘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把香香给压在身下给睡了!不……不行!强奸是犯法的,自己刚出来没几天,别他妈再给弄进去,这要是再进去,判个十年八年,等下次出来的时候,小弟怕是都不能用了。

  于是,老刘压抑住心底的欲望,故作平静的答道:“是啊!天生的!咋的,你还不信啊?”说完,他不由地有点害羞。

  香香平时比较大胆,也能开得起玩笑,但是毕竟也是比她小了差不多二十岁的晚辈,老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香香见老刘羞臊的不行,嬉笑一声,道:“教练,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还害羞起来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老处男吧?”老刘急忙说道:“你瞎说啥呢,我年轻那会儿日过的女人比你日过的男人多多了!”香香捂嘴笑道:“教练,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日过男人,都是让男人日。

  ”说着,她美艳含情的上下打量着老刘,尤其是喜欢盯着老刘那儿看个不停。

  老刘没想到香香这么开放,体内一潮潮的热浪袭来,让他压抑的格外辛苦。

  而且,香香偏偏穿得又很暴露,看得他口干舌燥,再加上药力的作用,老刘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把持不住!香香今天穿的是上班穿的衣服,无肩带的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肩膀圆润,虽然胸部没有韩萌萌那么大,但是至少也有C杯,腰特别细,臀也很丰满,从肩膀到胸部到细腰再到臀部,全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波涛。

  她的头发也不是韩萌萌一般的乌黑亮丽,而是巧克力色的棕红,弯曲卷翘,随意地披在那对丰满上,连着裸露在外面的大块的肌肤,更显得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闪光,(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透出诱人的光泽。

  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

  “教练,你本钱那么大,那方面的能力应该好厉害吧?”香香大大咧咧毫无顾忌地打量着老刘,满是风情的双眼赤裸裸地盯向老刘,仿佛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看到这里,老刘揣测香香根本就不在意什么贞操,于是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渴望,直接一把抓住了香香的手。

  “教练,你……”香香看到老刘渴望的双眼,仿佛要把她衣服剥掉一般。

  “香香……我……”老刘上下打量着香香,咽了一下口水!他饥渴的目光滑过她光滑的裸露,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反复梭巡,口中说道:“香香,我那方面能力真的很厉害,你要不要试试?”“啪!”谁知道还没有做完美梦,老刘就被香香直接拍掉了手。

  香香皱眉看着老刘,哼哼道:“教练,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要是欲火焚身,干脆跟宁姐凑合凑合得了,反正她做梦都想让你搞,我可不希望跟一个比我爸还大的男人做……”香香说着,转身就要走。

  老刘顿时急了:“别走啊香香,该多少钱我给你还不行吗……”老刘一边说,一边拉住香香的手。

  香香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魔力一般,老刘一拉住她就不想再放开,仿佛还想握住更多。

  “我不做熟人的生意!”香香说着,见老刘还不撒手,忍不住说:“你别拉着我啊……”香香甩手想要挣扎,却一个不小心,正好绊到了从沙发滑到地上的宁姐,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入了老刘怀里。

  老刘也猝不及防,被迫一退,两个人相拥着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老刘的脸直接埋在了香香的脖颈旁边,她浓郁飘香的发丝铺在了老刘脸上,香喷喷,滑溜溜。

  随即,老刘忍不住低头将鼻子埋入,强烈的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袭入老刘的鼻孔,直冲他的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想要在香香的身上疯狂肆虐。

  “香香,求求你帮帮我……”老刘看着香香,把手摸上她高耸的翘臀。

  香香的身体久经开发,对一般男人早就没了兴趣,可是,老刘这杆威力无比的老枪,还是让她侧目惊叹,此刻近距离接触,更是触了电一般起了**。

  香香平日里接待的那些客人,那方面的能力和技巧基本上都很一般,本钱更是没什么出众的。

  其实,男人要是那方面能力很强、技巧很棒、本钱很大,身边也不会缺女人,所以也不会出来花钱寻欢作乐。

  所以,香香此刻呆呆地看着老刘、看着老刘那不可思议的坚挺,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肉泥。

  眼看着香香动情了,老刘再也没有犹豫,一把张开几近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把香香抱住。

  随后,他那带着坚硬胡茬的大嘴,也狠狠地吻上香香双唇,仗着他丰富的经验,伸出舌头舔香香的嘴唇,并且一再深入,狠狠地吸住她的嘴,吸出她的香甜津液,发出啧啧的声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562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247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779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613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599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273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373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