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露 奶 圖,新手必看

“这一次没做,我怕你下一次对小菲毛手毛脚,更何况,刚才你的手按在她的胸部上,我可是亲眼看到了。

  ”苏阿兰不甘示弱。

  老李把被她电地阳痿了的事情说了出来,苏阿兰一开始态度傲慢,后面终于问老李:“是真的吗?”老李想把裤子脱下来给她看,又被她大骂“死变态的老头。

  ”“阳痿了大不了找医生治一治,有什么了不起的,哼!”苏阿兰开门出去,也不理老李了,并且把苏菲菲也叫回了家,不让她在这里补习了。

  当天下午,苏阿兰确定老李真的阳痿后,带老李去了云城第一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得出了结论,并没有大碍,让老李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心理上不要有太大负担,总之耐心等待。

  医生开了一些药,让老李辅助性吃一下,并且可以的话,就多多运动。

  两天过后,老李的疼痛感消失了,但是仍然毫无反应。

  不管老李怎么用手来,怎么看毛片,怎么在浴室里面摸着苏菲菲的贴身衣物,都完全没有效果。

  “苏阿兰,我真的不行了,你要对我负责!”老李对苏阿兰说。

  她翻过身来,瞪了老李一下,医生都说慢慢就恢复了,你快点去睡觉,明天就好了。

  “不行,我怀疑我真的不行了,晚上,你让我试试!”老李提出了要求,苏阿兰当然不干了。

  “试试?死老李,我看你是想再被电一次。

  ”苏阿兰开始找那可恶的电击棒了。

  “喂,不要太过分啊,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本来就不行,一听到电击棒,就更痿了,老李开始打苦情牌。

  “不关我的事。

  ”苏阿兰不再理老李,回家去了。

  第二天是周末,苏菲菲上门找老李。

  苏菲菲刚刚关上门,老李便有点急不可耐,看她神神秘秘,不会是想和老李在房间里面来吧,可是老李现在都不行了。

  “李老师,晚上我和彭艳艳几个人想请你吃饭唱歌。

  ”苏菲菲对老李说。

  原来是这样,老李一听就答应了。

  看老李答应了,苏菲菲一阵高兴,说这样太好了。

  “对了,李老师,你……好了吗?”苏菲菲邀请完老李,突然冷不丁问了起来,老李略显尴尬。

  “不会还没好吧,李老师,不是好几天了?”苏菲菲看老李有点沮丧又关心问道。

  “快好了,医生说没问题的。

  ”老李干咳了一声,不想和苏菲菲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李老师,要不然我帮你试试看?”苏菲菲突然对着老李眨眼睛,非常暧昧。

  “咳咳,别,大人的事情,你一个丫头片子小屁孩就别瞎关心这个了。

  ”老李站了起来说。

  “什么丫头片子,什么小屁孩啊,我是个成熟的女人了”苏菲菲越说越暧昧。

  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可以做那种事情的女人。

  “李老师,要不然我帮你试试?”苏菲菲又大胆说着,老李吓了一跳。

  老李连忙就打开房门出去了,身后传来了苏菲菲的声音:“我是真的想帮你啊,李老师。

  ”晚上的时候,老李和苏菲菲瞒着苏阿兰出发去吃大餐,现在的高中生真有钱,她们六个女生居然请老李去五星级酒店皇家大酒店吃饭,而且还点了一个包厢,乖乖!老李到的时候,彭艳艳等五个女生已经坐在那边等他们了。

  见老李来了,齐刷(交换性伴侣)刷站起来,笑容满脸的叫老李“李老师”,老李愣了好一会儿,后面忍不住叫了起来了,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的小姨子。

  和六个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一起吃饭,被她们环绕着,吃吃喝喝,感觉真的很爽。

  吃完了饭,一行人离开皇家大酒店,前往定好的KTV,她们定了一个大包,关上了门,几个小女生开始抢着麦克风唱起歌来,老李平常都很少唱歌,就听着她们一边唱歌,一边在屏幕前蹦蹦跳跳,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就像是美少女团体一样。

  他们叫了很多啤酒,开始喝了起来,这些女高中生,酒量都不小,喝起来完全不输老李这个大男人。

  喝着喝着,老李开始觉得有点醉了,大脑异常的兴奋,说话也非常大声。

  她们六个人轮番敬老李酒,老李挡都挡不了,包厢里的灯光昏暗闪烁,劲歌热舞,所有人玩的都很嗨,喝了太多的酒,很快老李就尿急,想要上厕所。

  这大包厢里面,也有一个洗手间,可是刚好里面有人,老李就打开包厢门到外面。

  刚好包厢门打开左边墙壁也有一个洗手间,老李就进入里面解决了,这洗手间装修的非常豪华,金光闪闪,非常高档,老李打开洗手间的门,准备回到包厢去,就看到了彭艳艳正站在外面。

  “你也要上洗手间啊。

  ”老李对着彭艳艳微笑说着。

  “嗯!”彭艳艳点了点头,她突然上前,不让老李出去,并且把老李推进了洗手间里面,顺势把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

  “这是……”老李惊讶了,彭艳艳脸色潮红,也喝的有点小醉了,不过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李老师,我想和你两个人呆一会儿。

  ”她直勾勾盯着老李看,眼神里面闪烁着暧昧的信息。

  老李大脑一片空白,没有反应过来。

  彭艳艳她这是想要干嘛?和老李两个人单独呆在这封闭的洗手间里面。

  最关键的是,这个洗手间在包厢外面,老李和她都出来,苏菲菲她们也不会怀疑。

  “艳艳,你……”老李看着彭艳艳漂亮又青涩的脸蛋,身体开始躁动不安,突然身体有了感觉。

  这一刻,老李欣喜若狂,终于再次变成男人了。

  之前以为自己都要变成太监了。

  “李老师,你觉得我漂亮吗?”彭艳艳一边靠了上来,一边问。

  老李背靠着洗手台,已经无路可退。

  彭艳艳一直走到老李跟前,让老李不禁咽了下口水。

  “漂亮,你很漂亮。

  ”老李回答她。

  “李老师,你喜欢我吗?”彭艳艳又问,这一次她非常性感地撩了一下长长柔顺的黑发,诱惑着老李。

  老李被彭艳艳贴地很近,心跳的很快,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主动大胆,趁着这个缝隙,和老李在洗手间里面搞暧昧,让老李都来不及反应。

  “到底喜不喜欢我呀。

  ”她嘟着嘴巴做可爱的样子。

  “喜欢!”老李不由自主说了出来。

  外面传来苏菲菲的敲门声:“里面有人吗?”“我在里面,你李老师。

  ”老李隔着门说着。

  “叫半天也不应,李老师你上个厕所这么久啊,是不是吐了。

  ”“是啊,喝太多了。

  ”老李顺势胡诌。

  “快点出来吧,等你很久了。

  ”苏菲菲接着对老李说,接着老李听到她又说了一句:“彭艳艳跑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了人,难道她偷偷去买单了?”老李和彭艳艳相视一笑。

  这彭艳艳的脸蛋真的很漂亮,甚至有点明星气质,现在她才十六七岁,以她的姿色,想要找男人很简单。

  现在这些小女孩,真的都太开放了,苏菲菲也很主动,那天晚上让老李失控,现在这彭艳艳又主动勾引老李,让老李欲罢不能。

  老李先离开了洗手间,进入了包厢里,五分钟后,彭艳艳才慢吞吞的回来。

  “你去哪里了?”苏菲菲和其他人纷纷问她。

  彭艳艳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若无其事回答她们,出去外面抽了一根烟。

  说完,她朝着老李抛了个媚眼。

  他们六个人玩到很晚,一直到苏阿兰打电话过来问苏菲菲她在哪里,才散场了……就这样过了好几天,没和苏菲菲见面的老李,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小女孩了。

  他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苏菲菲的租处外面。

  还没上楼,发现苏菲菲从外面刚刚回来,她看到老李,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连忙就拉住了他。

  老李完全懵逼了。

  下一秒,老李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苏菲菲是遇到麻烦了。

  尾随着苏菲菲一起到来的,还有她的前男友王俊豪,人长得倒是斯斯文文,但是骨子里猥琐下作,和苏菲菲在一起的时候,还和彭艳艳勾勾搭搭,导致了两个女学生为了他争风吃醋。

  上次苏菲菲遇到危险没有去救她,苏菲菲已经和他分手了,但他还一直纠缠着她,不依不饶。

  苏菲菲指着老李,对他说:“王俊豪,你知道李老师的儿子现在干什么吗?可是一个警察。

  ”老李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他啥时候有个儿子了,还是一个警察了,他根本没有儿子。

  王俊豪把老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哎呀,李老师的儿子当警察了?有出息了!不错不错,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要罩着我啊,李老师。

  ”老李知道,菲菲这是拿他当挡箭牌,想要让王俊豪不敢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没错,我儿子现在是一名警察。

  ”老李只好顺着苏菲菲往下说了。

  苏菲菲松了一口气对王俊豪说:“李老师的儿子是警察,以后你不要来骚扰我了,要不然我就和李老师说,让他儿子把你抓起来。

  ”这是狐假虎威,不过王俊豪相信了,他一直和老李客套说着“警察好,警察好,以后派出所也有自己人了。

  ”呸!老李差点直接呸出来。

  又言不由衷聊了两句,王俊豪很快便离开了。

  回到苏菲菲租处,她仍然惊魂未定的样子,说今天她出门一趟回来,结果发现王俊豪一路偷偷跟踪她,阴魂不散。

  刚才王俊豪看着苏菲菲,一双眼睛里满是邪念的贪婪,看上去让人厌恶。

  老李不知道苏菲菲为什么这么焦虑和害怕,王俊豪走了,她好像劫后余生一样的感觉,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按说就是前男友而已,就算骚扰也没必要紧张成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老李不知道的事情,很显然,就算老李问了,苏菲菲也不会说的,所以老李也懒得问了。

  老李等她情绪稳定以后,站在苏菲菲的面前,就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和她道歉了起来。

  “菲菲,上一次的事情,老师真的错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苏菲菲瞥了老李一眼,后面点了点头。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要再提了。

  不过,李老师,其实你真的要找个女朋友……”说完,不知道是不是老李的错觉,她竟然偷偷朝着他的那边瞥了一眼,还暗中吞咽了一下口水。

  “菲菲,上次的事情,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是像过去那样……”老李最怕的就是这个,虽然现在苏菲菲百分百是不会和她妈妈说那些事情了,但是老李还是不想和她的关系太尴尬。

  老李问苏菲菲为什么王俊豪还纠缠着她?苏菲菲告诉他,王俊豪说还非常喜欢她,想要她当他女朋友,可是她已经对王俊豪彻底死心了,根本就不理他。

  结果他就死缠烂打,一定要搞定苏菲菲的样子,让苏菲菲非常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老李安慰着说道。

  隔天,老李回去的时候,竟然在路上遇到了王俊豪。

  老李身上穿着补习班老师的制服,王俊豪看到老李,那一双眼睛里,立刻闪现了亢奋的目光。

  他故意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哎呦喂,这不是李老师吗?怎么在这里?你儿子不是警察吗,一定干的很不错吧?”王俊豪不知道从哪里调查到,老李根本就没有儿子。

  老李的心一下子就慌了。

  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卑不亢,假装镇定。

  老李不卑不亢的回了他一句,这不是俊豪吗?刚从旁边的发廊出来吗?大白天就出来找女人了,看样子身体还挺不错的。

  之所以这么讽刺他,是因为老李看到他从南山路那边走过来,南山路是云城有名的发廊一条街,他去那边做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王俊豪对老李竖起大拇指,嗤笑了两声,朝着另外的方向走过去。

  呸!老李朝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这个渣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也不知道为什么苏菲菲当初会看上他,估计是被他斯文又高大的外表给蒙蔽了。

  现在他和菲菲分了手,他要是敢再去骚扰苏菲菲,老李可不会对他客气。

  老李握紧了拳头暗自想着。

  当天晚上,苏菲菲叫老李过去她租处吃饭,还特意和老李说明就她一个人在家。

  难道菲菲为了报答老李,又突然想那啥了?老李带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急忙下楼踏进霓虹闪烁的成年用品店备好办事的东西,果断去了。

  他到的时候,饭菜都摆在桌上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很沉闷,好几次苏菲菲都欲言又止,不过终究没说出口。

  “菲菲,有事?”老李忍不住问了出来,感觉一定出了什么事……不过苏菲菲摇了摇头,表示没啥事。

  随后,她有些焦虑不安的让老李这段时间,还是住在她租处。

  “这么大的房子,就我一个人,住起来也挺冷清的。

  ”苏菲菲租住的可不是普通的出租屋,其实她家里还挺有钱的,她的租处在市区火车站的黄金地段。

  老李当然巴不得可以住在这里,和老李那老房子比,这个房子强多了。

  吃过饭,苏菲菲换上了鞋子,说有事出去一趟。

  她出去大概两分钟,手机铃声从客厅里响了起来,一看是苏菲菲的手机,她出去没带,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王人渣”三个字。

  王俊豪?老李没有接,不过王俊豪很快又打了一个过来,老李按掉了,同时心里面有了不好的直觉。

  王俊豪这个人渣,还在纠缠着苏菲菲,她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老李立刻出门追了上去,苏菲菲去哪里了?老李判断了一下,把租处门口的超市逛了一圈, 并没有发现她。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幼儿益智故事)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

  ”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声尖叫,赶紧把内裤从我的手里抢了过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李岚俊俏的脸蛋害羞的通红,她把内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

  ”我笑了一下,继续低着头,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岚的东西都塞进了车内。

  儿媳妇坐在了车后排,李岚坐在副驾驶,我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外面做事,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儿媳妇和李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不一会儿的时间,李岚和儿媳妇就香汗淋漓了。

  李岚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蜜臀,清晰可见。

  我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儿媳妇已经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儿媳妇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李岚的美胸要比儿媳妇小一号,屁股也比儿媳妇要小一点点,除此之外,她们姐妹俩真的没太大区别。

  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好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我摸了一下裤裆里已经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阵浮想联翩,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双飞了,我老汉此生无憾!儿媳妇和李岚睡的越来越香,在睡梦中,李岚的娇躯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体,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从李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儿媳妇妹妹的身子这么软,我心里暗暗惊叹。

  倒在我怀里后,李岚依旧没有苏醒,她们年轻人都喜欢熬夜。

  昨晚,李岚疯玩了大半夜,现在她睡的很香,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我抱着她,不由得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我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岚的蜜臀没有儿媳妇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蜜臀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李岚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李岚仍旧紧闭着双眼,我放心了下来。

  我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蜜臀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间的缝隙里,她那条小缝,隔着一层薄薄的丁字裤,摸起来软软的,我用手指头在小缝中间轻轻的划动了几下。

  李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睡梦中,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加潮红,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李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从她的小缝里流了出来,李岚发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这么几下,就受不了。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李岚的手机响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喂,您已经回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电话是房东打来的,李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挂掉电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我的怀里趴着,立刻一阵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李岚有些神情慌张的从我怀里坐了起来。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姐姐,房东回来了”李岚摇醒了后排的儿媳妇。

  我们开始一起帮忙搬东西了,李岚租的房子在6楼,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我们帮她搬完东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请你们吃饭吧!”一直忙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搬家这么累,李岚主动请我们吃饭。

  “妹妹,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儿媳妇笑着问道。

  “去红磨坊吧,请你们吃西餐”李岚想了一下道。

  “哪儿太贵了吧!”红磨坊吃一顿饭随随便便几百块,儿媳妇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我不能小气了啊!”李岚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个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儿媳妇准备先洗个澡,再去吃饭。

  “我也去!”儿媳妇钻进浴室后,李岚也跟了进去。

  “臭丫头,你跟进来干嘛啊,这里面只有一个喷头!”浴室门很快紧紧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儿媳妇埋怨的声音。

  “怕什么啊,咱们从小到大不都是用一个喷头洗澡吗?”李岚不以为然的说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儿媳妇叹了一口气。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伴随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和李岚两个玉体的轮廓。

  儿媳妇和李岚都是人间极品,她们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上身的两对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变大了”浴室内,李岚突然发现,儿媳妇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媳妇顿时生气了。

  她嬉笑着,朝李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姐姐,痒死了,不要啊”“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摸我”“姐姐,谁让你的胸变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还不行啊”浴室内,儿媳妇和李岚不停的嬉闹。

  老汉我在门外家伙都变硬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若隐若现的玉体,我浮想联翩。

  我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尊美玉全都给享受了。

  犹豫许久,我还是忍住了。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最后,裤子都快撑爆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链给拉开了,硕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来。

  黑家伙吐着芯子,对着浴室内的两个玉体,兴奋的左摇右晃,连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我捏着黑家伙,正在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的时候,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儿媳妇和李岚脱下来的内衣。

  洗澡之前,她们把衣服丢在了阳台上。

  我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内衣,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把她们的内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同时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的玉体一样,内心兴奋无比,我轻轻的用她们柔软的内衣摩擦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一阵阵炙热的冲击中,我终于喷发了出来,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都被喷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们的娇躯上一样。

  得到满足后,害怕被发现了,我干净用纸巾擦了一下。

  

“嗯呢,你快点!”李梅催促道。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让李大牛那玩意塞进去了,看样子肯定要比大壮的爽不少,眼看着李大牛就要进去了,屋外却是忽然响起了啼哭声,把紧张的两人都吓了个半死。

  李大牛也差点被吓得挺不起来,他还以为还是大壮杀回来了呢。

  不过被影响了之后李大牛还是心有余悸地看向李梅,此时李梅眼中也有些慌神,她犹豫了下后说道:“我去看看咋回事,先穿上衣服吧大牛。

  ”李大牛也很无奈,但也只能照做。

  心想这孩子哭得真不是时候,偏偏在他准备干大事的时候哭起来了,分明就是和自己作对,李大牛心中多少有些遗憾的。

  穿上衣服之后,李梅急忙忙出外面照顾孩子,孩子也哭个不停,好像是饿了,李大牛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李梅正敞开衣服给孩子喂奶,不过经历了刚才的香艳之后也对此没什么兴趣。

  李梅神色尴尬,她迟疑了片刻后说道:“大牛,咱俩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这次就算了吧,等过几天大壮去城里了,我再喊你过来。

  ”说实话李梅也十分遗憾没能体会到李大牛的那个大家伙,虽说她刚才的确能先和李大牛先折腾了再说,可难不保村里人不会被孩子的哭声吸引过来,到了那时候被人发现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大壮活活打死。

  李大牛没什么话说,现在也只能这样,说道:“梅姐,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我先回去了。

  ”眼看着李大牛拄着盲杖渐渐离去,李梅脑海中满是李大牛刚才那个玩意,下意识地喃喃道:“这家伙,本钱还真不小,下次一定要吃了他。

  ”回到家里,李大牛躺在床上十分郁闷。

  接连两次都是这样,虽说自己已经尝到了甜头,可最后却都没有能够真刀真枪干起来,这令他有些沮丧。

  不过这次也并不是没有收获,他从裤兜里拿出了那颗药丸,笑了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炜哥,听说城里人不少人都在用这个玩意,李大牛一扫之前的沮丧,只要等到明天老妈去城里,自己就能和弟妹刘媚媚狠狠地搞一次,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李大牛对自己的资本还是十分满意的,因为李梅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到了第二天,张玉红带了些东西早就出门去城里了。

  李大牛知道这是个好机会,家里只有他和刘媚媚二人,他摸了摸裤兜里的药丸,心想这次一定要让刘媚媚爽个够。

  他拄着盲杖来到刘媚媚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后刘媚媚果然开门了,刘媚媚早就知道张玉红出了门,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上次和李大牛没做完的事情,这次一定要折腾个够。

  不过刘媚媚还是假装惊讶道:“大哥你一大早就来人家房间干啥,也不怕被咱妈看到!”“嘿嘿,媚媚你是不是还有些涨奶,大哥给你按摩按摩,保证药到病除,我手法可是厉害得很呢。

  ”李大牛吹嘘道,敲门之前他就已经服用了那颗炜哥,现在下面已经胀得难受,恨不得抱住刘媚媚爽一爽。

  他贪婪地扫视着眼前刚睡醒的刘媚媚,据说早晨刚醒来的时候欲望是最强的,也不知道弟妹刘媚媚是不是也和他这样有感觉。

  刘媚媚当即羞红了脸,有时候自己这个大哥就像是正常人似的,那个眼神把自己看得十分火热,这种感觉是自己丈夫所不能给予自己的,不然的话刘媚媚怎么会和李大牛搞在一起?想到这里,刘媚媚也不多说,直接把李大牛拉进了屋里而后反锁了房间门。

  李大牛也不再矜持,而是一把将刘媚媚抱在了怀中,刘媚媚只是挣扎了几秒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李大牛那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她享受着这种感觉,就像是飞上天似的。

  “咱妈已经走远了,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咱快点把事情办完,这几天我难受得很。

  ”李大牛说道,昨天就被李梅搞得差点喷发出来,今天要是不能成功折腾一次的话李大牛肯定会郁闷死。

  两人直接缠在了一起,刘媚媚也感受到了李大牛(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的热情,她彻底放开了自己,就像是一条水蛇那样缠着李大牛。

  同时她还把手伸进李大牛的裤裆里掏了掏那玩意,这玩意的规模可把她吓坏了。

  李大牛猴急地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光,当然也把刘媚媚的衣服也都脱光了,两人之间交缠在床上,肆意地翻滚着。

  身体上的摩擦给李冰带来了极大的快感,同时他的头还埋进了刘媚媚的胸脯那儿。

  刘媚媚舒服得叫出声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691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207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178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408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146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2068.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750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d.aspx?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