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deos,新手必看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雅姐。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雅姐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逸,醒了?”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雅姐的卧室,也不知道胡珂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我不担心胡珂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雅姐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想什么呢小逸?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昨晚上没睡好吗?”脸上笑容渐渐凝固,雅姐奇怪道。

  “没…没什么….”摇了摇头,我下意识道。

  “呵呵,没事就好,厨房里我给你备了早餐,吃完早点去学校吧。

  ”说着,雅姐走到门口开始换高跟鞋,看样子也是要去上班了。

  “雅姐,珂儿姐还在房间里睡觉吗?”我顺藤摸瓜问道。

  “没呢,今天一大早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到雅姐的话,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着她,到时候我又应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其实,吃早餐的时候我压根没什么心情,满脑子都是胡珂的影子,特别经历昨晚那件事后,那种感觉更为深刻,莫名间,我竟然有些想着她了。

  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我前往学校,刚走进教室,一阵香风迎面而来,抬头一看,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轻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戴着一个金丝框眼镜,穿着黑色短裙加白衬衫,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手里还捧着一叠教案,浓浓的文艺范却又不失时尚性感。

  这女人名叫楚曦儿,是我们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负责教英语,我们是她带过的第一届学生。

  听说她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虽说是我们的老师,但实际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没多大差别,非常容易害羞。

  班上的男生看她的时间只要超过五秒,她准会脸红。

  再加上楚曦儿又特别喜欢穿紧身的包臀裙讲课,光是看着她在黑板上写字,弯腰捡粉笔,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却是我们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数量与日俱增。

  也正因为如此,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只要一听我们是九班的学生,一个个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来我们班听上一堂课。

  除此之外,楚曦儿还是我们整个学校的一个传说。

  刚入校就直接带一个毕业班,而且她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校方就给她分配了一间独立的教师宿舍,别的老师可没这种待遇。

  也有人说楚曦儿经常被校长叫去办公室,然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呻吟,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儿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哪次不是扶着墙走路的。

  当然,虽说楚曦儿的八卦新闻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但她还是做了一件最讨我们欢心的事情。

  在上任的第一天,她就打破了我们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许同性同桌的传统班规,严格的实施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新时代方针。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跟我们班的班花李梦琪成为同桌。

  李梦琪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连其他年级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

  不过我对她却是有点不太感冒,因为李梦琪这个人虽然颜值没得说,但性格却不是一般的高傲。

  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长皮肤白的份上,我都懒得搭理她。

  在班上(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李梦琪只跟家里有钱的同学说话做朋友。

  像我这种农村出身的,在她眼里,能和她当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王逸,等会下课了,你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饮料!”刚回到座位上,旁边的李梦琪就开始使唤我了。

  这个死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好像一天不使唤我几次,就无法显示出她那与众不同的地位一样。

  而最可恨的是,就这么一个白出力气跑腿的活,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个个还羡慕得要死。

  一旦我不乐意或者说态度不好,李梦琪没说什么,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还不乐意了。

  当然,虽然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不过自从李梦琪成为我的同桌后,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学,平时也偶尔会跟我打声招呼套套近乎,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后来我就想了个招,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儿的课,我就将自己的座位变成租位出租,每堂课竞拍一次,价高者得。

  只要出价合理,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让给他。

  要知道,在学校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不多。

  但只要拍下了我的这个位置,像碰碰小胳膊、擦擦小手、磕磕小腿什么的,那就属于他们自由发挥的事情了。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腰包就进账了小几百块,这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业头脑……“王逸,你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来,别给我乱换同桌,不然,当心我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去!”李梦琪怒气冲冲的朝我走过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气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

  虽然我更喜欢楚曦儿那种青涩中带着一丝性感的成熟女人,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李梦琪也很美。

  即便是学校这种宽松的校服,李梦琪也能穿出那种走秀明星的感觉。

  不过每天最让我兴奋的事情,那就是她从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

  因为她那里是靠墙的位置,坐在里面,而我是坐在外侧的。

  一旦她要从座位上出去,就必须得经过我。

  再加上李梦琪的身材高挑,腿也很长,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

  每当从我的座位上经过,哪怕是我尽力避免,但她那浑圆紧致的小翘臀还是会从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过去。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盯着人家的胸忘记搭理她的缘故,李梦琪面色有些不悦,随后语气娇蛮的冲我问道:“喂,王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在听,在听!”我摊了摊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李梦琪,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啊,我这不是在给咱们班上的男同学谋福利嘛,毕竟跟你李大校花同桌的机会可不多。

  ”“哼,少跟我耍贫嘴,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你赶紧给我搬回来,不然的话,别怪我把这事告诉楚老师!”李梦琪的话,倒是让我不得不郑重对待。

  毕竟竞拍座位这件事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别看楚曦儿平时上课表现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是你觉得她好欺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在学校,楚曦儿对待工作的态度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轻则就是一封过万字的检讨书,重则保不准还得请家长。

  所以一听李梦琪要告诉楚曦儿,我果断认怂了。

  ……下午,第一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

  “王逸,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是不是脑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李梦琪见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话的同时,还特意将自己的身子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

  “嘿嘿,李梦琪,你脖子上那块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皮肤过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去喊一下医务室的老师过来看看啊?”“啊,没…没事,应该是不小心被蚊子咬…恩…就是被蚊子咬的。

  ”被我突如其来这么一问,李梦琪赶紧将校服的衣领往上扯了扯,堪堪盖住脖子上的那处痕迹,然后满脸绯红,结结巴巴的对我解释道。

  呵,蚊子咬的都来了,这大白天的从哪来的蚊子,这女人说个谎都不带动脑子的!老子又不是真蠢,脖子上红的那么明显,而且还是一块一块的,这分明就是被人给种了草莓,拿嘴巴一点一点吸成这样的。

  我心里冷笑连连,不过同时也是十分的意外。

  要知道我们的李大校花向来都是眼高于顶,我也没听说过她跟谁好啊,难不成就是最近才开始交的男朋友?然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李梦琪似乎是担心我不相信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急了。

  她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以至于她那软软的胸脯贴到了我的身上都还浑然不知。

  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钻进了我的鼻尖。

  很清新,有点茉莉花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李梦琪身上的体香。

  跟大校花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一时之间,还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虽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枪的干过,可那也只是仅限于欲望的宣泄。

  但像这种谈恋爱的事情,长这么大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试过。

  而此时此刻,我正在被女神倾耳细语,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不过更让我兴奋的是,顺着我现在的这个角度,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刚好就能看到李梦琪胸前的大好风光。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李梦琪的胸部确实发育得很好。

  

红梅用同样的目光撇了李大眼一眼,轻轻的点点头,说:“走,到那边去!小宝,你喝了那么多,怎么看着跟没喝一样。

  ”“我酒量大呗!”说话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这样的事,太让人激动了。

  红梅嫂子带着我到另一个房间,孩子已经睡了。

  她向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有些担心,凑过去小声问:“孩子会不会醒?”她摇头,身子向我靠了靠,说:“不会的。

  再说醒了也没事,你是给我治病,又不做别的。

  ”我身上揽过她的腰,一手按在她的胸口上,说:“你说的也是,我这是给你按摩,谁看了也没事。

  ”柔软,丰盈,摸起来十分的舒服,而她这种顺从,给我精神上的刺激更盛。

  我无法控制的将她压倒在炕上,扭头看了一眼睡着的孩子,再也忍不下去,疯狂的吻着她。

  红梅的头发松散开了,铺散在炕上,让她看起来更有味道。

  她似乎还有些担心,小声说:“不要!你好好给嫂子看病行不?”可没有任何的反抗和挣扎,任由我在她身上任意胡来。

  一股巨大的冲动冲击着我的神经。

  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来回抚摸着,埋头在她的胸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我曾经和潘静更加亲密过,可毕竟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己做了什么根本就不知道。

  这一次,我没有迷失,更没有失去意识,享受着整个过程。

  我没迷失,红梅却看着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嘴上小声喃喃着:“那个混蛋不把我当人看,我也不要脸了,好兄弟,你快来!”她脱完自己的裤子,夸张的分开双腿,又开始解我的裤带。

  她的动作带着一丝的野蛮,或者说是怕一旦停下来就无法再说服自己。

  这个女人的确是疯了,丝毫不顾及另一个房间的男人,更不顾及旁边睡着的孩子。

  我也受不了了,几下把腰带解开,却不敢把裤子都脱了,只是退到腿弯处,朝她压了过去……就在我们的身体快要结合到一起的时候,我的精神一滞,脑海里蓦然出现了那个少年的脸。

  他的眼神依然犀利而恶毒,吓得我浑身哆嗦,竟然不行了。

  红梅已经箭在弦上,问:“你怎么了?”我失落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她撇着嘴,说:“那就好好给我治病,别瞎想!”话虽这么说,可她并没有再让我碰她,又说:“也不是很痛了,要不你回去吧!”看着她嫌弃的眼神,我真想找个棉花垛一头撞死。

  回到家里,我低头看着自己那平时没事都耀武扬威的家伙,狠狠的骂了它一顿。

  本来还想着征服红梅,从她嘴里套点话的,现在倒好,反而落下了笑柄。

  想想红梅刚才的样子,它竟然有得意起来……睡觉的时候,我心里想着那个孩子,恨恨的说:“有本事你再来,到我梦里来,到我身边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第二天,英子又过来找我。

  我拉着她的手,问:“你娘她……”英子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说:“没事!我想做什么她管不着,也管不了。

  ”“别这么说,她肯定也是为了你好。

  ”“哼!很多事情你不知道。

  ”“那你跟我说说。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猜测,反正觉得她这段时间有些古怪。

  ”想起隐藏在她身体里的毒素,我还是有些紧张的,说:“英子,要不我再帮你检查一下,看看病好利索了没有?”英子很大方的说:“好啊!走,到那边去。

  ”我连忙摇头,说:“就在这边吧,小心被你娘看到。

  ”“你就放心吧!昨天我回去说了她半天,她不会再偷看了。

  ”到了我睡觉的房间,英子很自然的躺下,微微的闭上眼睛。

  我也不浪费时间,抓着她的手腕,开始探寻她身体里的毒素。

  昨天还隐藏在穴位里的毒素已经蔓延,离另一个穴道大概还有一指的距离。

  我用银针封住她的穴道,说:“问题还是有点严重,你……你……”“没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等我说明,她已经表明了态度。

  这让我隐隐想到了什么,可答案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想,暂时还不明朗。

  我只能继续进行下去。

  神奇的一幕再一次出现,我又开始接收到了那股力量的引导,洞察着英子的一切。

  她体内的毒很奇怪,宛如有生命一般,懂得躲避和隐藏。

  也正是这躲避和隐藏,促使那股引导我的力量让我不断的冲击着白胡子老头植入我脑子里的书。

  在那本书又翻动了十几页之后,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丹田中涌动着火热,急需一个渠道。

  那个渠道,当然来自英子。

  我趁着还有意识,对英子说:“英子,我……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要是你不想,就快点走。

  ”英子微微扬起头望着我,娇媚的说:“小宝哥,我早就当自己是你的人了,来吧!”我猛的撕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像恶狼一样扑了过去。

  等我和她交缠在一起的时候,意识却在她的体内遭到了抵触。

  毒素变成了一条黑色的猛蛇,张着血盆大口咬向那股青丝。

  青丝蜿蜒扭曲,痛苦不堪。

  我的身子更是瑟瑟发抖,两股战战。

  英子无法承受体内的恶战,浑身通红滚烫,已经瘫软的炕上,失去知觉。

  青丝犹断,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从身体里被剥离出去。

  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只要青丝断了,我的命也就没了。

  黑蛇看起来更加凶残,不停的甩动着头颅,撕扯着青丝。

  突然,我的意识恢复了一丝觉醒。

  (交换性伴侣)回光返照!看来我真的要死了。

  英子呢?她是不是也就这么死了?这么看来,她应该是兰花派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杀我。

  不过,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她想要……想要我脑子里的书?蓦然,我浑身一震,感觉有人出现在我的背后,没等我反应过来,后背十二处穴道被刺,紧接着整个人都被包容了。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团红雾涌动,迅速的从英子身下扩散只她的全身,自然也到达了黑蛇青丝交战的地方。

  黑蛇见势不妙,放开青丝,急退而去。

  可惜红雾并没有就此停止,瞬间行过英子的奇经八脉,全身穴道,将毒素吞噬化解。

  书在青丝的串联下翻到了最后一页,我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又像是学到了很多,脑子鼓鼓荡荡的。

  书慢慢的合上,渐渐消失,时间不长,可我清楚的看到封面上印着三个篆体字,从形状上看,应该是“药王篇”。

  药王篇?难道那个白胡子老头就是药王?猛然间,我抖动了几下,恢复了意识,低头看英子在我身上正含羞望着我。

  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看她身下落红如梅。

  “英子,我……”英子连忙捂住耳朵,说:“你不要说,不要说,我不听,我不听。

  什么都没发生,我回家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

  ”怎么可能?刚才基本上处于无我状态,虽然依稀的有些感觉,可绝对不是我想要的。

  我向前抱着她,说:“英子,你别这样,听我说,小宝哥喜欢你,真得喜欢你。

  ”英子羞涩的将头靠在我的怀里,问:“真的吗?”我用力的点头,说:“真的!好英子,刚才……刚才太快了,我都没好好感觉,我想……”英子推了我一下,再一次瞪大眼睛望着我,满脸的愕然,良久才说:“你……你说什么……什么太快了?你看看太阳,快两个小时了!”“啊?我这都是干了些什么?”我仔细的看着英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将她放平,问:“英子,痛吗?”英子轻轻的点点头,却表现出一脸的幸福,说:“小宝哥,你真好!”我躺到她的身边,思索着这匪夷所思的事情。

  为什么药王要把药王篇传授给我?不,这好像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奇诡的事情?要是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药王、那对殊死搏斗的男女、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孩子……魏四爷、兰花、爹……他们是谁?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最终选择的人是我?为什么那个孩子阻止我跟红梅,却不管我和英子?那个在危机关头为我银针刺穴、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心乱如麻。

  最后,脑海中仿佛只剩下了一个问题:我是谁?也许只有破解了这个谜团,其他的疑问才可以迎刃而解。

  英子已经不能再做了,就是能做,暂时我不会再碰她。

  我现在的目标是红梅,为了让那个孩子再一次出现。

  只有他出现,我才有机会找线索破解我的身世之谜。

  红梅一脸不屑的望着我,说:“我的伤都好了,不需要治了。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无限的鄙夷;而从她目光的落点来看,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本来还想坚持一下的,黄蕾从外面进来,兴冲冲的问:“你怎么在这里?刚去你那里看锁了门,还以为你上山了呢!”红梅拉长了脸,说:“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们走吧!”黄蕾大方的挽着我的胳膊往外走,我轻轻的摆了一下,希望她能放手,她却说:“行了啊,我又不是村里的这些女人,明明想得要命,还非要装出一副矜持的样子。

  这一次,我要在这里多住几天。

  ”她来的突然,又说要住下,而且要多住,这不能不让我怀疑这其中的问题。

  我看似不经意的问:“你来有什么事吗?”“这都要怪陈大洪那个混蛋,对了,就是我老板。

  他喝醉了,回家跟老婆吵架,说什么早就看不上她这个黄脸婆了。

  谁知道她老婆误会了,硬说是我在中间搞鬼,还说老板秘书根本就清楚不了。

  你说气人不?”我不相信她的话,不过也不揭穿,说:“那也犯不着跑这山沟里来躲着吧?”黄蕾叹了口气,说:“你不知道!她老婆在我们那里很有势力,扬言只要见到我就修理我。

  她说……说……”“说什么?”“她说要找十个男人轮流……轮流修理我。

  你说,我能不怕吗?开始我想回老家的,可又怕她查出来去家里找我,只好到这里来躲一下了。

  ”

自从郑秀秀成年后,出落地越发水灵动人,刘志刚早就对她垂涎欲滴。

  “没事儿,就是桌子倒了。

  ”刘志刚故意大声道,他知道郑秀秀现在肯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于是选择不去戳破这份尴尬。

  他回到卧室继续和张春华翻云覆雨,脑子里想着青春貌美的郑秀秀,更加神勇无敌。

  郑秀秀看到他和她妈妈在一起了?她看到他的身体了?刘志刚对自己的资本很有自信,加上郑秀秀又是个未经人事儿的姑娘,他甚至能想到郑秀秀小脸羞红偷看的模样,不禁心头痒痒起来。

  张春华惊讶道:“哎呦,怎、怎么又来,啊……”这一晚,张春华嗓子都叫哑了。

  郑秀秀耳边萦绕着母亲的声音,脑中闪过一幅又一幅生动的画面,又羞又忍不住浮想联翩。

  翌日,张春华红光满面地起来做早餐,顺便叫郑秀秀起床。

  “秀秀,饭我做好了,妈妈去上班了。

  ”她又变回了温柔贤良的母亲,一点都看不出昨夜里与人偷情的影子。

  郑秀秀脸色微红地点点头,面对母亲时心情很微妙。

  一整个上午,郑秀秀总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心烦意乱。

  更奇怪的是,每次想到那场景,她的身体就热热的。

  这种感觉很陌生,很新奇,无疑为她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

  她想到同学们曾经的蛊惑,胆子变得大了起来,打开手机点开了一部小电影,躲在房间里偷偷看着。

  刚开始她有些害羞,甚至不敢直视那白花花一片的屏幕,到最后却小脸通红,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不知不觉,身上的衣衫已经褪至一半,弹软的饱满暴露在空气中。

  她小神闷哼着,回想着刘志刚那伟岸强健的身躯,感觉越发火热。

  刘志刚受张春华嘱托帮忙修水管,他刚打开门便敏锐地听到郑秀秀的卧室里传来一阵压抑的低吟。

  他立刻警惕起来,这声音是郑秀秀的不会错,顿时大吃一惊,难道郑秀秀带男朋友回家厮混了?他又是气,又是嫉妒,脑海里闪过白皙青涩的娇躯任人采劼的模样,下意识地喉头一紧。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刘志刚终于忍不住,一脚踹开了房门。

  里面的场景,却让他彻底愣住了。

  郑秀秀趴在床上,手中拿着一部手机,屏幕上播放着火辣刺激的画面。

  她的小脸红的如同一颗水蜜桃,衣衫尽褪,诱人的风景被刘志刚一览无余。

  刘志刚几乎是一瞬间便有了反应。

  他暗骂自己畜生,这可是春华的女儿,今年刚满十八啊!郑秀秀反应过来,小脸红地要滴血,连忙将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她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而此时手机视频还在播放着。

  “啊,好舒服,美死我了啊!”郑秀秀赶紧将视频关掉,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一丝尴尬。

  刘志刚连忙解释:“秀秀,你听刘叔解释,我以为你被……”后半段话没有说出口,因为郑秀秀害羞地将自己全都裹进了被子。

  “刘叔,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

  ”刘志刚赶紧出去关上门,脑袋里却还满是郑秀秀那诱人的……过了一会儿,郑秀秀从房间里出来,脸蛋儿还红红的,看起来煞是动人。

  刘志刚已经平复了身体的躁动,但眼神却忍不住流连在她白皙的大腿上。

  郑秀秀略带羞涩地问:“刘叔,刚才的事情,你可以不要告诉我妈妈吗?”刘志刚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声音沙哑地问。

  “秀秀,你刚才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情吗?”郑秀秀一想到自己被刘志刚看到那么羞羞的事情,她便无地自容,眼睛也不敢直视刘志刚。

  “啊,你长大了,肯定会有那方面的需求,刘叔明白的。

  ”刘志刚上下打量着她,从粉嫩的脸颊,到白皙修长的脖颈,以及那发育良好的上围,饱满挺立,两条美腿白嫩修长,肌肤泛着诱人的光泽。

  她正值青春年华,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对刘志刚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刘志刚喝了口茶,掩饰自己心头的火热。

  “平时经常这样吗?”郑秀秀双手绞着衣角,小声地说:“我是第一次。

  ”“这种事情不能多做,伤身体的,刘叔也是为你好。

  (豁达大度)”刘志刚像是个慈祥的长辈一样教育着郑秀秀,心里却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个遍。

  “我知道了,刘叔,拜托你不要告诉妈妈……她知道了会骂我的。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郑秀秀这才放下心来,心里充满了感激。

  刘志刚起身修理水管,顺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充满阳刚气息的身体暴露在郑秀秀的眼下,刘志刚木匠出身,虽然年近五十依然健硕,背影十分宽厚。

  汗水顺着他小麦色的肌肤流下,郑秀秀想到了昨天刘志刚和母亲在床上的画面,有些口干舌燥。

  刚刚获得抚慰的身体,仿佛又重新热了起来。

  房间里似乎越来越热,郑秀秀的脸颊冒出了薄汗。

  刘叔的身材可真好,比她学校里的那些白斩鸡男生强多了……或许是生命中缺少父亲的角色,郑秀秀对这种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充满了憧憬,比如眼前的刘志刚。

  

小巧玲珑不说,皮肤还光滑的很,之前只是试过一次,他就贪恋到不能忘怀。

  吴宝库大手抓过那白嫩脚丫,正说要开始享受,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吆喝。

  “闺女!快出来帮忙!”孙大国这一嗓子吓的吴宝库一激灵,忙的起身,着急忙慌的提起裤子,还不忘了嘱咐孙妍一声,道:“刚才的事不许跟你爹说,知道吗?”“嗯,知道了师傅。

  ”孙妍点点头,跟着吴宝库出了屋。

  院内。

  吴宝库一出门就看到孙大国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满头汗。

  “老吴,过来搭把手。

  ”孙大国道。

  闻言,吴宝库上前正说要帮忙。

  可当目光看到孙大国身后的那道倩影时,却愣住了。

  亲娘咧,这是个什么神仙颜值?孙大国旁边那女孩儿,一身COS风水手服,白色泡泡袜,黑丝小皮鞋,扎着两根马尾,手里还牵着一只大黑背。

  再看向长相,一张精致的娃娃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那蒲扇般的睫毛,上下煽动,直接勾走了吴宝库半个魂儿。

  罗莉!这是实打实的罗莉!“老吴,你愣着干啥?”孙大国开口道。

  闻言,吴宝库回过神来,下意识擦擦口水,接过吴宝库手里的行李,眼神却一直瞟着那罗莉。

  后来吴宝库才知道,这罗莉叫郭雪,是孙大国媳妇儿的侄女,一直在城里念书,现在放假,到他家呆一段时间。

  自进屋之后,吴宝库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郭雪。

  以前他充其量也就是在网上看到过一些玩Cosplay的罗莉,现在亲眼看到之后,又有点蠢蠢欲动。

  尤其是两根马尾辫,这要是能一手抓一个,骑着罗莉开车的话,不知道得多爽。

  他想着想着就出了神,什么孙妍,王瑶瑶,全被他抛在脑后。

  “对了小雪,你那狗不是病了么,正好让你吴叔瞅瞅,他可是专业的兽医。

  ”孙大国突然说道。

  闻言,郭雪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吴宝库,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可碍于孙大国的话(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她还是把手里黑背牵了过来。

  吴宝库给黑背检查一番,当时就发现不对劲。

  黑背那地方的毛,竟然光秃秃的,还有不少伤口,显然是被认为剔过毛,但是伤了血管和那地方。

  “小雪阿,你告诉叔。

  是不是给狗那地方剃毛了,而且它这几天还食欲不振,精神也很萎靡?”见吴宝库一下就说中,郭雪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前的疑虑也尽数大小,点了点头。

  “叔叔,你能治嘛?”郭雪道。

  “那当然,这样吧,你先跟我回诊所,我给它看看。

  ”郭雪点头答应就要跟吴宝库回诊所,孙大国倒是说家里还有活儿要忙活,把孙妍也留下,没跟着一起去。

  两人到了诊所后,吴宝库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活了半辈子,女人他见了不少,也碰过不少,可像郭雪这种从城里来的罗莉,也是头一次见。

  可显然郭雪对他一直有种戒备,倒是让吴宝库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只得乖乖给黑背看起了病。

  “小雪啊,你来按住它,我给它上点药。

  ”郭雪点头答应,蹲下身子按住黑背,吴宝库开始给狗的那地方上药。

  兴许是因为药物的刺激下太大,黑背开始挣扎。

  郭雪这娇弱的身子,力气怎么抵的过黑背,突然娇呼一声,小手被黑背爪子划出一道口子。

  见状,吴宝库忙的抓过郭雪的小手,一个劲吹气。

  “小雪,没事吧,疼不疼?”说着还轻轻揉了一下掌心小手,那柔若无骨的触感,让吴宝库爽的打个哆嗦。

  他这举动倒是让郭雪有点害怕,抽出小手连连后退,毕竟是在城里念过书的女孩儿,也知道男女有别。

  见郭雪对自己有这么强的戒备心,吴宝库可犯了难,可突然有了主意,故作严肃的说道:“小雪,叔问你,你这狗,是不是没打过疫苗?”“刚买回来的时候打过一针,后来就没有打过了。

  它一直没有生病,我同学说不需要打。

  ”郭雪道。

  一听她这话,吴宝库乐了,寻思着机会来了。

  “胡闹,谁说没病就不用打狂犬疫苗了。

  只要是宠物就会携带狂犬病毒,你这狗虽然没发病,但肯定有病菌,你被它抓破了,必须得打疫苗,不然一旦发病的话,可就糟了。

  ”郭雪也知道被狗咬过或者抓伤之后要打疫苗的常识,原本还没怎么当回事,可眼下一听吴宝库说的话,也有点急了。

  “叔叔,那……那怎么办?你快带我去医院!”“去什么医院,叔就是兽医,我给你打就行。

  ”说完就转身到里屋拿出了针管和药瓶,见郭雪还站在原地,吴宝库说道:“还愣着干啥,到床上爬着。

  ”闻言,郭雪有些犹豫,道:“叔叔,你是兽医……打针这种事,能行嘛?”“兽医咋的了?村里人被狗咬或者被猫挠啥的,都是叔给打的疫苗。

  你不会是怕叔占你便宜吧?我这岁数都能当你爹了,你还怕这个?”似是觉得吴宝库的话有些道理,郭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病床上,弯腰趴在床边。

  见郭雪背对着自己,弯腰撅着屁股,水手裙下的白腿绷的笔直,吴宝库喉头一阵涌动。

  城里的丫头真是不一样,光是看个背影都要人老命。

  “裙子掀起来。

  ”吴宝库道。

  “还……还要掀裙子?”郭雪道,属实有些难为情。

  让她当着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男人面前露屁股,着实让她羞涩。

  “谁家打针不露屁股的?”吴宝库的话也没毛病,郭雪犹豫了一会,小手解开腰带,缓缓把裙子掀了起来。

  冰蓝色水手裙下,浑圆翘臀展露。

  吴宝库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为王瑶瑶的皮肤就够白了。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

  而此时的郭雪,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酒精很凉,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雪,放轻松,你的血管太细了,叔都看不到了,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

  ”吴宝库道。

  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她还真没怀疑。

  按照吴宝库的话,她尝试放松,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232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60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307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494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17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651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537.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3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