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ideos xvideoservicethief 2018 linux ddos attack online free download,新手必看

武氏姐妹闻言粉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但也不得不承认老爸的话有道理,她们在年轻一代当中算是难逢敌手了,除了李一龙那个在武学上特别有天赋的人之外,她们可是在H市横着走的魔女。

  但是一遇上白玉京这样的高手,她们发觉就算是白玉京站着不动让她们打,她们都没有办法伤到对方。

  “武世荣!你给我滚出来!”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犹如雷霆一般的声音。

  一听这声音,武世荣脸色顿时就变了:“不好!是了因和尚来了。

  ”吴希皇心头也是一沉,心道了因和尚都找到武家来了,那是不是白玉京在李家栽了跟斗,所以李家现在找上门来算账了?“是祸躲不过,咱们出去吧,只怕会有一场恶战了,晓慧晓彤!你们迅速从后门离开武家藏起来。

  ”武世荣推着两个女儿让她们赶紧走。

  武氏姐妹倔强地摇头:“爸!一家人就要生死与共,我们绝不会走的!”武世荣知道女儿的脾气,那是说一不二的,闻言只好长叹一声:“罢了!先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吧!”他与吴希皇抢先走了出去,就见大门外,断了一臂的李振峰正与一名身材魁梧胖和尚站在一起,满脸仇恨地盯着他们。

  “武世荣!你可真狠,从哪找来一个野小子废了我一臂,估计这会儿我夫人和儿子也都被他给废了,这笔账我要向你讨还!”李振峰阴冷地说道。

  他被白玉京废了一臂逃跑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好云游到H市,就住在三门寺的师兄了因和尚,然后满腔仇恨地找到了武家。

  武晓慧(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见状心头却是一喜,看样子白玉京是真的打得李家低头了,自己不用再嫁给李一龙那个人渣了。

  但是眼下怎么办?那个和尚一脸凶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灾难也要降临在武家头上了。

  了因和尚一看到武氏姐妹,顿时双眼冒光,紧盯着姐妹俩,满脸尽是贪婪之色。

  武氏姐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悄悄地藏身到武世荣与吴希皇身后去了。

  “武世荣,只要你肯把你的双胞胎女儿交给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武家,要不然,今日我就要覆灭武家,并抓走这一对小美人,哈哈哈哈……”了因和尚垂涎三尺地大笑道。

  武世荣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了因这个大淫魔,宁可是将自己女儿嫁给李一龙,要是让了因得手,必是女儿的终身恶梦。

  “了因!你的修为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了吧?一代宗师也行如此龌蹉之事,不怕被世人耻笑吗?”了因冷笑:“武世荣,别企图拿世俗的伦理道德来激我,完全没有用的,老衲就想要你的一双女儿,逍遥快活才王道。

  ”武晓慧娇喝道:“我们就算是自杀也不会让你这酒色和尚碰一根汗毛的。

  ”武晓彤也跟着说:“不错!我们要拼命,你这贼和尚尽管放马过来吧!”“拼命?哈哈哈……就凭你们几个么?拿什么来和老衲拼?看样子你们还不死心啊!也许,老衲一向喜欢用强的,那就先杀了碍事的人,再抓走美人尽情享用好了,哈哈哈……”了因和尚说着,张开蒲扇般大的巨掌,一掌就向武世荣拍来。

  武世荣与吴希皇对视一眼,很默契地一齐出手,联手全力迎击了因和尚。

  “轰……”三人劲力相撞,了因和尚纹丝不动,而武世荣与吴希皇则是倒飞回来,全都口吐鲜血,显然是内伤不轻。

  “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击!”了因和尚大笑着,胖大的身子却快如鬼魅一般,一闪就向武氏姐妹抓来武氏姐妹见自己老爸也受了伤,了因和尚果然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正想要自拍天灵盖自杀,但了因和尚速度太快,还没等她们举起手来,就被了因掠到面前,挥手间就点了她们的穴道,然后被了因一手一个给抓住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人间极品啊,还是双胞胎,太有趣了,老衲今天要快活快活!”武世荣与吴希皇忍着伤上前来搭救,却被了因一脚一个又踢飞出去,受的内伤也更重了。

  “师弟!这两个废物就交给你处置了,等我今天快活够了,再帮你找那个打伤你的臭小子报仇!”了因和尚说着,抓起武氏姐妹转身就飞掠而去。

  忽然,一条人影从一侧电闪而至:“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来人一掌向了因和尚后背拍去。

  了因感觉到来人实力强劲,也不敢大意,只得松开武晓慧,以单掌迎敌。

  “砰!”两人硬碰硬地对了一掌,各自都被对方的掌劲震退,不过了因只退了五步,而来人则是退了十步。

  “白玉京,快救我妹妹!”武晓慧看清来的是白玉京,急忙大叫起来。

  白玉京内心也极为惊骇,想不到这个胖和尚实力这么强,至少也是宗师初期境界,自己实力明显要逊了他一筹。

  了因和尚同样吃了一惊,眼见白玉京如此年轻,竟然能和自己硬碰硬,实力也非同小可。

  “放了我的女人!”白玉京深吸一口气,抖手拿出匕首,一挥之下变为长剑,剑身凝聚着骇人的寒意,瞬息之间向了因刺出了十几剑。

  了因以一只铁掌迎敌,不停地拍击在剑身上,两人都是以快打快,转眼之间就交手数十招,他左手还抓着武晓彤不放,竟然也能和白玉京打成平手。

  白玉京也是越打越心惊,了因的实力比他强了一筹,自己已是全力出手,却还占不到半点便宜。

  “老衲急着快活,不陪你这小娃娃玩了!”了因感觉到白玉京的剑法精奇,特别是剑上的寒意令他都忌惮不已。

  真要拼命打下去,就算自己能杀了白玉京,那也要付出重伤的代价。

  他可是来找女人快活的不是来拼命的,所以他快速拍出几掌将白玉京逼退,然后挟着武晓彤飞掠而去。

  “哪里走!不放了我女人你休想逃得了!”白玉京身法比他还要快,瞬间就追了上去,两人一边打一边飞掠,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白玉京追着了因和尚,也不管惊世骇俗了,就在大街上一追一逃,追追打打,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条街,追了多少里地,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郊外。

  因为白玉京的身法更快,了因和尚始终都没有办法摆脱他,但了因和尚武功了得,白玉京也奈何不了他。

  在郊外又追了数里路,了因和尚还抓着一个人,也累得够呛,见无法摆脱白玉京,大怒之下一把将武晓彤扔在一旁,想要全力先将白玉京击杀了再说。

  “不知死活的东西,老衲先料理了你再享用你的女人。

  ”了因和尚脸上凶相毕露,全身忽然被一阵金光所笼罩,双掌更是金光大盛,衣衫无风而舞。

  “让你尝尝大力金刚掌的厉害!”了因和尚沉喝一声,双掌瞬间拍出漫天掌印,一路激得沙飞石走,排山倒海一般横扫向白玉京。

  白玉京长剑瞬间斩出数十剑:“冰封千里!”刹那之间,但见一堵冰墙陡然出现在两人之间,了因和尚的掌印悉数轰在冰墙上,冰墙碎散,而他的掌印也全部消失了。

  “刷刷刷刷……”碎冰之中,白玉京身形电闪,人剑合一,瞬间刺出千万道剑影,剑气疑这实质的薄冰,将了因和尚笼罩在其中。

  了因和尚僧袍扫出一阵阵狂疯,将所有的冰剑扫落,欺负向白玉京攻去。

  白玉京剑掌全施,与了因和尚激斗在一起,一时之间打得难分难解。

  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武晓彤,看到白玉京与了因和尚激斗的情形,这才深深感觉到自己与白玉京这样真正高手的差距。

  这一路白玉京不顾个人生死紧追着了因,也令武晓彤内心对白玉京有了些许感动。

  不计较白玉京打她们屁股的登徒子行为的话,白玉京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长得也俊秀,武功又高,看起来为人也很仗义。

  “咻……”“砰……”激斗之中的两条人影忽然分开,了因和尚胸口中了一剑,鲜血泊泊地涌了出来。

  而白玉京也中了他一掌,嘴角溢出了鲜血,脸色也有了不健康的红润,显然内伤极重。

  “小子!你不是我对手,再打下去你非死不可!”了因冷笑着说道。

  白玉京吐了一口黑血,却横剑于眉前大笑道:“你敢动我的女人,我就敢跟你拼命。

  你想要杀我,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我自信死在你掌下之前,至少也能断了你一臂或者一腿。

  ”了因和尚脸色微变,白玉京的话的确不是吹嘘,两人的实力相差并不太多,他的确也有把握击杀白玉京,但是,他也没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真要是为了和一个女人快活一时而缺胳膊少腿的,那可就不划算了。

  了因眼珠子连转了几转,忽然冷笑道:“这样极品女人,老衲享受不到那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先杀了这小女娃再说!”说着,了因转身一掌劈向地上的武晓彤。

  本来就无法动弹的武晓彤,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难?她心下一惨,只能闭目自待毙。

  白玉京来不及多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横挡到武晓彤面前。

  “砰!”白玉京胸前再次中了了因一掌,喷血之中,他迅急的一剑也斩在了因的右臂,伤及了骨头。

  了因吃痛,急忙向后撤出数步,而白玉京则是身子一软,跌坐在了武晓彤身旁。

  “你快走,我来缠住这老秃驴,他想要杀我,自己也得变成废人!”他一指解开了武晓彤的穴道。

  白玉京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翻身跃起,长剑指向了因,剑身上迅速凝聚着无数细细的冰剑,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

  “罢了臭小子,老衲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和你拼命,不陪你玩了!”了因对白玉京层出不穷的玄功心生忌惮,再说他自己现在也受了不轻的伤,右臂现在已经动不了了,或再强行运劲或者被对手击打一下,只怕这条手臂从此就废了。

  狠狠地瞪了白玉京一眼,了因和尚转身缓缓地离开了。

  白玉京眼看着了因和尚走远,这才脱力一般地跌坐在地上,接连吐了几口血,呼吸这才顺畅了一些。

  “你怎么样啊白玉京?”武晓彤过来扶住他关切地问道。

  看到白玉京舍命相救,宁死也不丢下自己,武晓彤内心满满的感动,先前对白玉京那点不愉快和成见早就烟消云散了。

  “小声一些!别让了因和尚知道我的情况!我的内伤很重,要是了因和尚再杀回来,只怕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了。

  现在,你还是赶紧逃命吧,我坐在这里调息,以防了因和尚去而复返。

  ”武晓彤流着泪摇着头说道:“你别说傻话了,我又不是一个不知好歹忘恩负义的人,你是为了我才受这么重的伤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呢?”白玉京惨然一笑:“相信我,了因和尚还躲在不远处盯着咱们呢,你赶紧走,带上我的话咱们谁也走不了,我只要还没有彻底躺下,那老秃驴就还有所忌惮,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你走啊……快走!”“不……我绝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大不了我们一起死!”武晓彤倔强地过来要扶白玉京。

  白玉京却忽然跃起身来,持剑向了因和尚离开的方向冲去。

  “了因秃驴!别躲了,现身和小爷最后一战吧!我有天眼通,方圆五里之内的东西就没有瞒得住我的东西。

  ”

赵淮山又叫了一瓶洋酒,取了一个小瓶,往里面倒了些粉末,他看了看我,说:“嘘,我刚才买的,专门对付林萧这种辣妹,嘿嘿,待会让你女友跟林萧都喝了,那今晚我们可就翻天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兴奋地搓着手。

  这时女友跟林萧都换好了衣服,走了进来。

  赵淮山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两人身段差不多,戴上面具之后,一时间还真不好分出谁是谁来,不过她们都穿的超短裙,一双迷人的大长腿暴露出来,看得我也是心跳骤然加速。

  “先说好了,你们不许说话!否则小冬立刻可以分辨谁是他家那位,那我不是很吃亏?”赵淮山拍着手掌。

  说实话,连我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在女人面前的魅力,很难让人生出拒绝的心思。

  女友跟林萧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游戏开始了!“今晚我们玩个刺激点的,我们玩筛子比大(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小,谁输了,要么身上脱一件衣服,要么自罚一杯。

  当然,女生要是不愿意喝的话,可以请男生喝,不过嘛,要以一个吻为代价哦。

  ”赵淮山的提议,我自然不会反对。

  毕竟跟女友在一起很久了,虽然两人都扎了个马尾,身形几乎一模一样,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女友。

  游戏正式开始。

  第一轮,赵淮山打了个三点,而我甩了个六点,最大!女友也还好,甩了个四点,林萧则运气差了点,只甩了个一点。

  林萧有点玩不开,她选择脱了身上的丝袜,露出了那白嫩嫩的大长腿,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猛咽了几口唾沫。

  接着,女友输了一轮,她也选择脱了丝袜,不过她笑得花枝乱颤,弯下腰的时候,从裙子往上看,那胸脯的高耸露出了三分之一。

  不过,从第三轮开始,赵淮山接着连输了六把,他身上就剩下了一个小内裤,气氛顿时到了高潮。

  女友跟林萧手掌都拍红了,看她们兴奋的样子,恨不得再赢一把,让赵淮山最后一丝不挂。

  这游戏,谁最后输了,就算是最后真正结束了。

  我不由有些奇怪,以赵淮山的水准,不该这么烂的,可接下来才让我真正见识了他的技术。

  接连几把,他都以很惊险的点数,赢了女友好几把。

  女友脱掉了连衣裙和丝袜,身上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遮掩。

  说实话,女友的身材真的很好,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看得我跟赵淮山都直了眼,原本我以为女友放不开,要撒个娇什么的,没想到她却咯咯笑着,一点也不生气。

  接着,我又连输了三把,不过我没选择脱衣,而是喝酒,赵淮山动了手脚的酒瓶我没碰,而是直接开了一瓶啤酒。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多久我就昏沉沉的了,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躺了一个女人,她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软绵绵的,摸起来很舒服。

  我以为是女友,在她胸脯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别闹,我不是你女友。

  ”林萧把面具摘了下来,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俏脸通红,轻咬着性感的薄唇,细声说道:“嘘,别让他们知道我们醒了。

  ”我一愣,顺着她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我这才发现这个包厢有两个房间,因为我们都躺在外面的沙发上,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恰好能够看到在里面房间的虚实。

  里屋有一张小床,赵淮山怀抱着一个女人放在了床上,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抱着我的女友。

  靠!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忍不住低骂了一声,想要起身去阻止,却被林萧给拉住了。

  “刚喝了酒,身上没力气,你阻止不了。

  ”我不信,使出了吃奶的力,才发现她的话是对的,我完全坐不起来,不由地很沮丧,麻蛋的,没想到赵淮山这家伙存心不良,居然打起了我女友的主意,而且我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搞在一起。

  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里屋,赵淮山的脸正贴在我女友胸前隆起的高耸上,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把我女友的两条赤条条圆嫩修长的美腿给掰开,一边赞叹地道:“哇塞,你的腿真美。

  ”看着他手法娴熟的样子,我心里难受的要命,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友俏脸绯红,一脸渴望的放浪样子,我的小心脏不争气地猛烈跳动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不,不要!”我女友声音软绵绵的,似乎想要抗拒,但她的话无异于最浓烈的催情药,很容易刺激男人的兽性。

  果然,赵淮山嘿嘿笑着,并没有理会女友的话,反而双手开始在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很快他的手指就来到了大腿根部。

  女友顿时就兴奋地嗯哼了起来。

  靠!我气得想要破口大骂,斜眼看了一旁的林萧,心里邪火一冒,顿时升起了报复赵淮山的念头。

  于是,我那双略显罪恶的手,缓缓地滑下了林萧的胸脯……

海哥忙不迭摆出笑容,连连称好。

    没一会儿,瑶姐穿着一袭紫色旗袍,踩着高跟鞋走来。

    陈瑶一过来,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呵斥道,“还不赶紧滚,惹得李姐不快,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  我知道,陈瑶是想让我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我刚转身,胖女人却趾高气昂喝了一声,“站住,他还不能走。

  ”  陈瑶婉言一笑,“李姐,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气大伤身,跟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好计较的,这(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样,我给您换一个懂事,乖巧的。

  ”  “陈瑶,我可是你们的VIP客户,每月在你们这里的花销可不少,你就这样子敷衍我的?”  胖女人冷哼一声,不依不饶,即便是陈瑶来了,也没有卖面子,反而愈发得寸进尺。

    “今天,我就要这小子服侍我,伺候我舒服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  陈瑶笑道,“李姐,这小子第一天上班,技术差,我还是给你找个熟练一点的。

  ”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手指头指着陈瑶,皮笑肉不笑道:“陈瑶,别给我来这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妈咪吗?老娘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吧,今天谁伺候我都不行,我就是要这小子,不然,我叫人封了你的店!”  一听封店,我慌了神,停下脚步。

    我完全没想到才第一天就给陈瑶惹下那么大的麻烦。

    我咬咬牙,上前一步,打算豁出去,为胖女人服务。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让陈瑶难做。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拽住我的手,冲我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

    我明白他的意思,叫我不要冲动,一切交给陈瑶来处理。

    此时,陈瑶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最后彻底沉了下来,冷冰冰说道:“李姐,今天这单,我就给你免了,以后要想过来玩呢,我也热烈欢迎,要是想玩花样,我陈瑶也不是吃素的。

  ”  胖女人愣了一下,接着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她似乎没想到,陈瑶居然会为了我这个毛头小子,得罪她这么一个大客户。

    最后,胖女人放了几句狠话,满脸不爽的离开。

    我以为陈瑶会跟我说点什么,可是并没有,她很快离开。

    不过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什么,仿佛是失望。

    我握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做,不能够再给陈瑶带来麻烦。

    “海哥,刚刚的事对不起。

  ”我向海哥道歉,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海哥摇头苦笑,“这事情也怪我,没有跟你说清规矩,匆忙就让你上钟了。

  ”  “会所,不会有事吧?”  我有些忐忑问道,刚才胖女人威胁的话,还萦绕在耳边。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的。

  ”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开始给我介绍会所的一些工作,还有服务内容。

    听完后,我算是明白会所的真正性质,说的好听点,是做男公关,说难听点,就跟胖女人说的那样,是做鸭。

    整栋大厦,从五楼到八楼,都是会所经营的,五楼是KTV,六楼是单纯给客人全身按摩,不允许做其它事情。

    而七楼则不同,只要技师愿意,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楼,这里什么服务都可以做,我也参观了七楼的房间,跟六楼完全不同。

    双人豪华大床,浴缸,还有数十种情趣用品,都是一些没拆封过的,各种花样都有,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那八楼是做什么的?”  我下意识地问了海哥一句,七楼都那么劲爆,对八楼,我心里产生不少好奇。

    海哥神秘一笑,“八楼是专门提供给一些特别客户的。

  ”  特别客户?  “皮鞭,蜡油……”  海哥挑了挑眉,简单说了两个词。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就是另类的那种。

    “放心吧,公司是不会强制员工做事的,除非你自愿。

  当然,七八楼的服务费用,每上一层,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  说到这,海哥忽然一脸凝重,“陈阳,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上八楼。

  ”  我心头一震。

    别说八楼了,就算是七楼我都不愿意去,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要是让我在她身上蠕动,我怎么也提不起兴致。

    接下来,海哥又给了我一些视频,让我学习,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对于这方面,我似乎很有天赋,很快就学会了。

    第二天,会所开业后,我接到了第二个单子,只不过,这单子有点特殊。

  发生胖女人这件事之后,我有些紧张,生怕这一次的客人,也是什么老女人。

  我心里想着,要是对方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要怎么办?我既忐忑,又焦虑,可我知道,我始终要过这一关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厢门口。

  我深吸一口气,拎着工具,走了进去。

  可是当我看清楚里面的人时,我愣住了,瞪大了眼睛,错愕出声道,“瑶姐,你怎么在这?”我环顾四周,包厢里,除了陈瑶之外,并没有其她人,难不成,叫我过来服务的人,是陈瑶?“我听阿海说,你一直吵着要上钟?”陈瑶淡淡地说了一句,声音平缓,没有一丝起伏,听不出任何情绪。

  因为之前的事情,海哥怕我再出现情况,所以一直让我多习惯两天,可是,我却急着还陈瑶的钱,而且会所生意火,一直缺人手,我也想弥补之前的过错,为陈瑶分担,所以一直主动请缨。

  没想到,这事情传到了陈瑶的耳朵里。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陈瑶也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冲我招了招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吗,“还愣着干嘛,放水,伺候我洗澡。

  ”闻言,我心头一阵荡漾,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知道,陈瑶这是要考验我。

  我连忙走到木桶前,将水放满,撒上玫瑰花瓣,我记得陈瑶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

  陈瑶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旗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的,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风味。

  陈瑶站在原地,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替她脱衣服,说真的,这时候我的手,有些颤抖,内心紧张不已。

  旗袍上的扣子很多,解起来很麻烦,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动着,解了半天,也才解开一颗。

  特别是站在陈瑶身边,她的身体有着一股芳香,很好闻,不断的传入我的鼻尖,让我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陈瑶轻笑一声,很是直白地问道,“怎么,瞧你紧张的样子,没脱过女人的衣服?”我一脸尴尬,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没脱过旗袍。

  ”陈瑶睨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后,自己动手解扣子,褪下了旗袍。

  旗袍滑落,噗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刹那间,陈瑶完美的娇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肌肤似雪,白里透红。

  这一刻,我差点流鼻血了,陈瑶的身材真的很好,特别是现在,只穿着三点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是那种半透明的黑色蕾丝系列,简直让人无限遐想。

  看着陈瑶的娇躯,我起了反应,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我暗骂自己无耻,这可是陈瑶,我怎么可以这样子。

  可这实在怪不得我,陈瑶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说句不要脸的话,以前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娶陈瑶,长大之后,甚至还做梦梦到过她。

  此时此刻,陈瑶就这样子站在我面前,我要说心静如水,那不是扯淡吗,我可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

  让我失望的是,陈瑶脱了旗袍,就没有继续下去,这让我稍稍有些遗憾。

  冷不丁的,陈瑶问了我一句,“好看吗?”“好,好看!”我下意识的回答。

  “想不想继续往下看?”陈瑶轻轻一笑,手放在了后背的内衣上,一副欲要接下来的样子。

  我内心一阵激动,心里狂喊,想啊,想啊,我做梦都想。

  可是,当我看到陈瑶嘴角挂着那玩味的笑容时,我就知道,她是在调侃我呢,我一阵苦笑,“瑶姐,您就别戏弄我了。

  ”“怎么着,瞧不上姐,嫌弃姐人老珠黄?”陈瑶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那模样,就跟林黛玉似得,惹人怜惜。

  我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怎么会,姐那么漂亮,我……”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陈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不逗你了。

  ”说完,她自己走进了木桶里。

  我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太嫩了,还是上了陈瑶的套,接下来,我打起了精神,准备为陈瑶服务。

  我手握湿热的毛巾,擦拭陈瑶的背部,轻轻的,掌控着自己的力道,陈瑶的肌肤吹弹可破,我生怕弄疼了她。

  十几分钟后,沐浴结束,陈瑶站了起来,哗啦啦的,水珠从她的身上滴落,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水芙蓉。

  泡澡过后,陈瑶的肌肤上,泛起一颗颗粉红色的疙瘩,我又用干毛巾,轻轻的替她擦干,随后,陈瑶躺在按摩床上,闭上了眼睛。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25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44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1496.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304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255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5164.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785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b.aspx?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