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85st co,新手必看

一般一场好的性爱,都会以男女之间的彼此高潮来完结,其实,很多时候,女人在高潮方面要比男人更加难收获一些,但是,只要是男女在性爱中可以足够情感浓厚加上不错的性爱技巧,让女人有高潮反应也是没可能的。

  记住哦,想知道她是不是要马上高潮了,你可以看她有没有这样几个动作。

  动作一:臀部扭动一般在女人逐步感觉到高潮的刺激时,她们就会超级迫切这种感觉抓紧加速袭来,于是她们的臀部自然就会有规律摆动起来,这个时候臀部的扭动一般就是不自觉的,正是一个高潮的动作反应,同时,也是女人的一个不自觉动作调整,这种调整其实就是让自己在生殖器的彼此接触中,可以快速找到可以让自己足够兴奋的那个摩擦点,所以,这种摆动一直进行的时候,也就是女人要高潮的节点了。

  动作二:挺进臀部还有一个也是体现在臀部的动作,那就是当男人生殖器不断撞击女人臀部的时候,女人也会自觉去加大(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力度去把臀部挺进,这个时候,其实就是想着在力度方面可以更加大力一点,因为只有这种有规律而且特别大力气的刺激,才能让女人在特别短的时间之内马上就高潮。

  没错哦,当女人的臀部挺进超级有节奏,和男人的“进攻”配合特别合拍的时候,也就是女人要有高潮出现的时候了。

  

徐岱川举手吓得伍苇静脖子一缩,卢畊弘忙拦住他说:“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帮你,放心。

  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说的话有用,我跟白总真没什么私交。

  ”卢畊弘心疼坏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还有半点平时的风度,甩开卢畊弘的手说:“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给我兄弟面子,喝,赶紧喝。

  ”说着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苇静的嘴里,见伍苇静酒淋得满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说:“这就对了嘛。

  畊弘,我谢谢你肯帮忙,这杯我敬你的。

  ”说完仰头干了。

  卢畊弘想过去给伍苇静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终于徐岱川说要撒尿,跑厕所去了,卢畊弘忙抽纸巾给伍苇静擦,小声问她说:“你没事吧?”伍苇静脸红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

  ”然后嗔他说:“你干嘛呢?再乱来信不信……信不信……”“我信我信。

  ”卢畊弘叹口气跟她说:“你还说你们没问题,你看他是怎么对你的。

  ”说着卢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搂进怀里。

  伍苇静吓一跳,挣开了说:“你别乱来,我老公还在呢!”卢畊弘听着乐了,逗她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话,你是不是就……”“没有。

  我不是那意思。

  ”伍苇静脸红打断他,再也呆不住了,跑进房躲了起来。

  卢畊弘起身要追,结果徐岱川从厕所出来了,见他老婆不在,问卢畊弘说:“我老婆呢?”卢畊弘暗叫好险,笑笑说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换衣服吧。

  ”“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娘们反了天了。

  换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吗?你起来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还没喝过瘾呢!”卢畊弘心里一凛,忙说:“没,我是想上厕所。

  ”说着去了厕所。

  他出来的时候见到厅里没人,正纳闷,却听房间里隐隐传出叫骂身。

  他担心伍苇静被打,就过去偷听,隐隐听到房里徐岱川在骂:“艹!你天天在医院里快活,见到我就没兴趣了是吧?快点帮我,难受死了,我还要出去喝酒呢!”卢畊弘听着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如果伍苇静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会像徐岱川这样对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没几分钟徐岱川就心满意足的出来了,伍苇静跟在后面,脸上带着异样的嫣红。

  再次入席,卢畊弘只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着酒,脚却又伸过去了,挨到伍苇静的脚后,她似乎有了经验,没有惊(爱女狂欢)到,只是缩了下脚就不敢动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卢畊弘其实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苇静一下,就把脚放在她的脚上,轻轻摩挲。

  伍苇静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看他一眼就没别的反应了,只是不时瞄她老公,怕被发现。

  卢畊弘告别的时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稳了,大着舌头交代伍苇静说:“老……老婆,你帮……帮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卢畊弘酒量好,还清醒着呢,忙说不用了。

  徐岱川却不由分说的把伍苇静推过来说:“赶……赶紧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卢畊弘跟伍苇静站在电梯里,两人都没说话。

  卢畊弘是在酝酿,也怕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把伍苇静气跑。

  伍苇静是不好意思,有点警惕的离卢畊弘稍远。

  出到外面,卢畊弘忍不住了,问她说:“我真没有机会吗?我喜欢你,我不想放弃。

  ”伍苇静被他壁咚,躲都没地方躲,仰头看他,嘴硬的说:“我是你嫂子。

  ”“嫂个屁。

  你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摊牌?他这算什么男人,这样对自己老婆。

  ”说着他突然惊咦一声,掀开伍苇静的衣领说:“你这是什么?”伍苇静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听见他问,往自己领口看才知道他在问什么,她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过敏。

  我碰到酒都会这样,红半天都消退不下来。

  ”卢畊弘看着她雪白的两片却没半点其他想法,只心疼的问她说:“痒吗?我帮你挠挠。

  ”他伸手被伍苇静抓住了,他却没有退缩,欺身就亲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气息很好闻,卢畊弘有点流连忘返,经过陡然遇袭的震动后,她被强吻,渐渐归于平静,好半天,直到卢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抚她才狠咬卢畊弘的嘴唇推开卢畊弘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样,听到没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卢畊弘摸着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这都第几次威胁了,没一次能说到做到。

  单看她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肯定是有感觉的,所以卢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头发说:“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

  ”说着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说:“亲这里不算。

  ”在她鼓着腮帮生气时深情的看着她问:“徐岱川在房间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

  ”伍苇静顺利让卢畊弘转移了注意力,她脸红捶卢畊弘说:“你怎么这么坏,什么都偷听,也不怕生红眼。

  ”卢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说:“偷看才生红眼。

  下次我想看,你让不让我看?上次我都没看仔细呢!”伍苇静不禁逗,举拳作势要打,卢畊弘哑然一笑,抓着她的粉拳说:“好了,不让看就不让看。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

  ”伍苇静推开他逃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卢畊弘还真有种找到初恋的感觉。

  他只谈过一次恋爱,那已经是读书的时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白晶在房间里处理公务,门开着并不防他。

  看着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卢畊弘又被勾起瘾头了,想到伍苇静被徐岱川强迫,他火气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敛一些,坐在厅里抽烟。

  白晶闻到烟味皱眉出来,抢走他的烟按灭了说:“不是说了家里不能抽烟吗?你喝酒了?”家里规矩越来越多,卢畊弘抬头瞪着白晶,白晶心里一凛,却并不退缩,坚毅跟他对视。

  突然想到自己那个刚兴起的念头,想试试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种喜欢找刺激的女人,卢畊弘想要疯狂的冲动越来越盛,就猛一下扯着她的手把她拉下来了。

  白晶“啊”的一声摔倒在卢畊弘身上,感受着卢畊弘火热的体温,她开始害怕了,挣扎着问卢畊弘说:“你想干嘛?”她秀眉一竖,眼睛一瞪,卢畊弘还真吓到了,紧张的说:“没……没想干嘛。

  ”“没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问着脸红了。

  “我……我……我……我……”卢畊弘紧张坏了,白晶的气场太强了,他有点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问白晶:“你……你多少钱一次?”“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来整理着衣服。

  “你不是兼职干那个的吗?多少钱一次?”“那个?哪个?”卢畊弘拿手指一比划,她气得拿抱枕砸卢畊弘脸上:“去死。

  ”说着回房,“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卢畊弘挠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她活都干了,还不让人说呀?洗完澡擦头的时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卢畊弘觉得还是尽一下心意比较好,于是敲白晶的门。

  门开,白晶冷冷看着他说:“干嘛?”卢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纳纳说道:“没……没事。

  ”要走却被白晶喊住了,问他说:“你以后去见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带着我?”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闹大了,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李轩很是霸气地说道。

  王涛脸上没有丝毫惧意,耸了耸肩,一脸冷笑地说道,“说法,我还想跟你们讨个说法呢,这小子想钱想疯了,跟我们玩牌,出老千你说这事怎么办?”李轩跟叶天脸色微微一变,都扭头看向了我,我冲两人摇了摇头,随后看着王涛,怒斥道,“你胡说,是你硬拉着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们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们输钱了不认账,找借口。

  ”“空口白话,我还说你们出千,想要坑陈阳呢!”“你们有什么证据说陈阳出老千了,输不起,就特么别玩。

  ”李轩跟叶天冷笑出声,叫王涛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王涛却是诡谲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没出千,敢让我们搜身吗?”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有做过,自然不怕搜身,当即站出来,可是当我看到王涛脸上那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时,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马,你过去搜,记得搜仔细了。

  ”王涛冲马脸青年吩咐了一声,对方吆喝道,“放心吧,涛哥。

  ”马脸青年走到我身边,(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裤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随后惊呼一声,“涛哥,还真有。

  ”下一秒,马脸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张扑克牌,我心头一颤,连连摇头道,“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

  ”“这些牌都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现在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敢狡辩。

  ”王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陈阳啊陈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们相信我,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轩跟叶天,两人此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陈阳,刚才我一共借了你一万两千元,你先把钱还我吧!”就在这时,之前借我钱的青年,从人群之中走出来,问我要债了。

  “是你,是你将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刚才在牌桌上,就只有这个家伙靠近过我,还一副熟络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钱给我。

  青年脸色一沉,冷笑道,“陈阳,你属狗的吗,见谁就咬,你自己没钱,我好心借给你,你现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紧抿着,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内心怒火中烧,圈套,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都是王涛这个王八蛋设下的陷阱。

  从一开始,这家伙硬要拉着我玩牌,就没安好心。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青年催促着,“你们的事情,我不管,赶紧先把我的钱还了。

  ”我现在哪有钱还他,要是有,刚才就不用借了,这时候,李轩跟叶天站出来说话了,“一万二是吧,这钱,我们替陈阳杠了。

  ”“小天,阿轩,我……”我刚想要开口说话,他们却冲我摇了摇头,说先把这事情摆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说。

  我心里即感动,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钱,谁还都一样。

  ”青年一脸乐呵,还冲我笑道,“陈阳啊,下次要是缺钱,记得再跟我说。

  ”这时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这家伙两巴掌。

  “既然,你们的事情说好了,那接下来就该谈谈我们这一笔账了。

  ”王涛眯了眯眼,一脸玩味地说道。

  李轩开口问道,“你想怎么算?”“赌桌,就有赌桌上的规矩。

  ”王涛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戾气,一脸狠辣地说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这不过分吧?”我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眼睛看着王涛,这家伙,居然想要废了我,李轩跟叶天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  “王涛,你确定你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可别收不了场。

  ”李轩沉着脸,冷声道,王涛满脸不屑,指着李轩破口大骂道,“我王涛要动的人,你保不住,把陈阳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断他一只手。

  ”  “断我手,我先废了你。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在王涛话落的时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涛的头上。

    刹那间,王涛的惨叫一声,捂着头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缓缓流出,染红了他整张脸。

    剧烈的疼痛,使得王涛的脸色都扭曲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见血了,李轩跟叶天两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涛嘶吼一声,“给我弄他!”  转瞬间,王涛这一组的人,全部都回过神来,有握着拳头的,有抄起椅子的,开始冲过来。

    我挥舞着椅子,乱砸,满身煞气,整个休息室乱成了一锅粥,霹雳啪啦的打砸声不绝于耳。

    不过,王涛这一组的人多,我们就只有三个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好在,我们这一组的一些兄弟,也陆续过来上班,来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涛等人围殴我们,全部都红了眼,大吼道,“卧槽,兄弟们,干死他们。

  ”  顿时,混战彻底爆发开来,场面变得异常热闹,我视线环顾,锁定了王涛的身子,握着拳头就冲了过去,砰的一声,一拳打在了王涛的脸上,“艹你大爷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让,王涛却得寸进尺,彻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认准了王涛,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涛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哪怕受了伤,反击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难分难解,场面混乱,我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跌倒在了地上,王涛趁势骑在我的身上,挥舞着拳头,砸我。

    我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脑袋,格挡着,可王涛的拳头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发麻,疼的厉害。

    最后,我抱着王涛,在地上翻滚起来,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响起,“都给我住手。

  ”声音冷冽,却充满了威严。

    是陈瑶,她过来了,她站在门口,美眸深冷,俏脸冷峻可是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浓浓的不满。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句,“瑶姐!”  “瑶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声,我们两边的人,很有默契的分开站好。

    “一个个都好样的,敢在场子里闹事,还有没有把场子的规矩放在眼里?”陈瑶的视线掠过在场的众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又给陈瑶惹麻烦了,哪怕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总归是发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敢在这时候触怒陈瑶,陈瑶点了点头,怒极反笑道,“刚才不是一个个都很威风,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说,谁先动的手。

  ”  “瑶姐,是陈阳。

  ”王涛恶人先告状,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陈瑶冷声开口,“怎么回事?”  “是王涛,他……”我刚想开口解释,陈瑶却冷哼了一声,“闭嘴,我有问你吗?”  我一阵窒息,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涛则是嘴角微微上扬,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全部都是往坏的地方说,说我赌博出千,被抓住了,还动手打人什么的。

    王涛恶狠狠地说道,“瑶姐,像这样的害群之马,就不应该留在我们这里。

  ”  我双拳紧握,心里恨得牙痒痒,陈瑶这时候,淡淡的开口道,“陈阳,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要是真如王涛讲的,你自己离开吧!”  “是王涛,是他们故意陷害我。

  ”我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王涛却冷哼道,“说我们陷害你,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啊,你出千,可是当场被我们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扑克牌,这一点,叶天跟李轩都是亲眼所见。

  ”  说到最后,王涛看着叶天跟李轩冷笑道,“在瑶姐面前,你们总不会睁眼说瞎话,包庇陈阳吧!”  李轩跟叶天沉默了下来,从我身上搜出扑克牌这是事实,这个我无从抵赖,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王涛得意的笑着,“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  “瑶姐,我相信陈阳是被冤枉的,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是啊,瑶姐,陈阳还是一个新人,还不懂规矩,你就网开一面。

  ”  叶天跟李轩等人,纷纷开口为我求情,王涛则是火上浇油,“刚来,就闹事,这种人更应该开除!”  我内心苦涩,抬头看着陈瑶,等待着她的决定,陈瑶俏脸冷峻,冷沉沉的开口道,“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别人破坏。

  ”  我心头惨笑,可是旋即就觉得不对劲起来,陈瑶说话的时候,总是往一边瞥着,我小时候,就跟陈瑶一起长大,对于她还是很熟悉的。

    这个动作,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顺着陈瑶的视线,看了过去,眼前顿时一亮,欣喜的脱口而出道,“瑶姐,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

  ”  闻言,陈瑶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哦,是吗?”  王涛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都被我这一句话,给惊到了……  /瑶姐,这休息室里的监控,应该在正常运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边上的监控摄像头,这个角度,正好是对着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陈瑶点了点头,旋即吩咐叶天去把监控里的视频记录给调出来,此时,王涛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特别是借钱给我的那个青年,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叶天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他用手机录了下来,当场播放了画面,从一开始我被王涛等人拉上牌桌开始。

    播放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那个借钱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时候,将扑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现在证据确凿,根本无从抵赖!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了下来,将目光落在了王涛的身上,开口求助道,/涛哥,你要帮我……/  不等青年把话说完,王涛一个巴掌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恶狠狠地说道,/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

  /  这一幕,让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没有想到,王涛居然为了将自己撇清,直接将对方当做替死鬼推了出来。

    /说,为什么要陷害陈阳?/王涛装模作样的怒斥着,青年结结巴巴的说,看我不爽,想要给我一个教训。

    叶天嗤笑一声,/王涛,做给谁看呢,要是没有你授意,他敢这么做吗?/  王涛嘴角肌肉一阵抽搐,并没有搭理叶天,直接对陈瑶开口道,/瑶姐,你看这事情,怎么办?要不,我让他给陈阳道个歉,赔个不是?/  李轩嘟囔着,/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  /陈阳,你觉得呢,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处理?/陈瑶直接将处置权,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王涛搞的鬼,不过看陈瑶的样子,是不想追究王涛,毕竟王涛是会所的红牌,场子还要靠他来赚钱。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4165.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7669.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215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280.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627.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2033.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7012.html

https://www.designrubberbracelets.xyz/twa.aspx?5811.html